图片 2

大凡具有帝国主义性质的国度都有加入别本国战、内讧的嗜好,如何认知一多元中东变局

近些年,中东地区频发危机,世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近期发生的两件事情,再次使中东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一,英国公布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及其连锁反应。该报告认定布莱尔盲目追随美国出兵伊拉克,以片面的情报判断刻意引导战争舆论,无视战争可能带来大量平民伤亡的风险。就在该报告公布后布莱尔表示道歉的同时,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接二连三发生炸弹爆炸,造成大量民众伤亡。这使布莱尔的道歉显得苍白无力。其二,美俄达成新的叙利亚停火协议及相关报道。短暂停火期间,叙利亚儿童在一片废墟之上、残垣断壁之间嬉戏的场景,让人百感交集。面对中东危机和乱局,人们不禁要问: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日前,叙利亚知名学者乌萨马·达努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奉行的新干涉主义政策造成了旷日持久的叙利亚危机。可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从理论上看存在着三重错乱,在实践中给中东地区造成了严重混乱。

目前,持续近两周的伊拉克战火仍在蔓延,引起世界普遍关注。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巴以冲突、叙利亚内战、伊朗核危机……中东尤其是阿拉伯国家的动荡局势始终没有平息。如何认识一系列中东变局?

问:为什么美国要参与别国的内战?

图片 1

中东;动荡;西方国家;中东问题;中东外交

图片 2

一、用强权颠覆公理

目前,持续近两周的伊拉克战火仍在蔓延,引起世界普遍关注。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巴以冲突、叙利亚内战、伊朗核危机……中东尤其是阿拉伯国家的动荡局势始终没有平息。如何认识一系列中东变局?阿拉伯国家的现代转型面临哪些困境?中国的中东外交战略呈现哪些特点?

美国参与别国内战,是为了显现自国的强大,更让别国听他指挥,为世界及其他国家做障眼术!用此而获得更多的物质利益和经济利益!给挑拔战争和霸权埋瘾痪!祸国秧民!肥自国,挑战事,口事心非,灭绝人性的人才能干出这样的事端……

20世纪以来,由于资源禀赋、历史境遇、政治制度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加之身居国际经济分工体系的顶端并从中受益,美国综合国力长期领先于世界各国。这种物质层面的优势地位,滋生了美国人的优越感。长久以来,许多美国人笃信“山巅之城”的神话,以“上帝的选民”自居,乐于充当人类的救世主。在这种所谓“天赋使命观”的影响下,历届美国政府站在“民主道德高地”,极力向“民主发展洼地”输出民主。

目前,持续近两周的伊拉克战火仍在蔓延,引起世界普遍关注。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巴以冲突、叙利亚内战、伊朗核危机……中东尤其是阿拉伯国家的动荡局势始终没有平息。如何认识一系列中东变局?阿拉伯国家的现代转型面临哪些困境?中国的中东外交战略呈现哪些特点?

我是中国儿女!只爱生我养我育我得伟大得母亲祖国!!!

作为民主输出战略的重要内容,乔治·W·布什在2004年1月正式提出了“大中东计划”,力图通过“帮助”使西方民主制度在大中东地区扎根。这一计划的实质,是按照美国模式对中东地区进行社会改造,从而将其纳入美国势力范围。而胡萝卜加大棒,“颜色革命”和武力干涉并举,是美国民主输出的常见手段。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暗中支持恐怖分子为由,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2011年,军事干预利比亚。在叙利亚,西方国家综合采取了各种措施,自然也少不了火箭和炸弹。

在6月21日于河南大学举行的“以色列研究暨中东热点问题高层论坛”上,与会学者围绕上述问题进行阐述和深入探讨。

凡是具有帝国主义性质的国家都有参与别国内战、内乱的嗜好。参与别国内战、内乱的形式不拘一格,呈多样化,复杂化的动向。有时直接派兵参战,有时不出头露面,而是通过军火、装备、物资援助,扶植代理人间接参与别国内战、内乱。甚至于脱下军装,乔装打扮成当地民兵武装参与战斗,更有将正规军改名为雇佣军参与别国内战者,五花八门,别出心裁,令人叹为观止。做为世界超级大国的美国参与别国内战、动乱是很容易理解其中原由的,那就是称霸世界,而且世人有目共睹,见惯不怪。要不咋能称得起美帝国主义这称号呢!但做为世界另一极的俄罗斯同样具有帝国情怀,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俄罗斯的前身苏联就被我国称之为“社会帝国主义“。远的不说,上世纪五十年代侵入匈牙利,六十年代侵入捷克斯洛伐克,侵入阿富汗。本世纪爆打格鲁吉亚,将南奥梯等两块格国领士分裂出去,被俄实际控制。吞并乌克兰之克里米亚,操纵乌东叛乱独立,参与叙利亚内战,介入委内瑞拉内乱。

中东地区人民对民主具有自己的诉求,但他们想要的并不是美国强力输出的美式民主。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数据显示,在回答“你是否喜欢美国的民主理念”这个问题时,除了以色列以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受访民众大多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中东各国选择何种政治制度,中东人民最有发言权。美国在中东的民主输出,是在用强权压制公理、颠覆公理。“美国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像一个民主国家”,这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荣休教授诺姆·乔姆斯基一篇文章的题目。借用这个表达来描述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也许是很恰当的。

西方国家干涉是中东动荡主要原因

怎么看这些乱象呢?无利不起早。他们的目的就是争霸世界,掠夺他国士地财富,奴役他国人民。

二、用形式消解内容

2003年,美国时任总统布什发起伊拉克战争;2011年,美国联合北约国家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同年,叙利亚内战爆发,美国制造各种借口伺机对叙实施政权更迭……然而,以“保护的责任”自诩的西方干涉使中东陷入长期战火。

谢邀。我认为,美国参与他国内战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作为理论表达的民主虽然最先出现在西方,但是民主本身是人类追求平等与进步的产物。相对于封建专制来说,资产阶级民主具有历史进步性,但是,它不是民主发展的完美形态,更不是人类民主发展的历史终结。关于民主为何物,历来存在各种界说。“所谓民主的,就是照顾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利益”。列宁的这句名言,道出了民主的本质内容。

自2011年底以来,中东局势进入长期大动荡、大分化、大变革时期。河南大学以色列研究中心名誉主任王昌义分析认为,动荡虽主要发生在部分国家,但影响波及整个地区。且呈现热点多发、并发的特点,改变了过去矛盾点相对单一、集中的状态。乱局带来的新热点与老热点相互纠结,联动发展,增加了问题解决的难度和复杂性,并呈现出长期化趋势。谈及动荡原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唐志超认为,虽然不乏中东地区自二战以来的地区内生性问题,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干涉是中东动荡的主要原因。

一、利用战争达到发展的目的,是美国强国强军和立威天下最为重要的成功经验,战争对其具有多重战略价值。美国是一个具有很强强盗基因的国家,同时也是靠战争发家致强的国家。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战争,那么,美国的现实利益和战略利益就要受到影响,支撑帝国大厦的军工集团更是会直接受到冲击。美国参与他国内战,就是为了培育战争、制造战争、扩大战争,以从中获取发展利益。

“照顾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和利益”的民主形式,可以而且应该是多种多样的。众所周知,选举为王、形式至上,是美式民主的重要特点。将选举等同于竞争性选举,进而将其当作民主的衡量标准,必然导致在民主问题上一叶障目,是用民主的一种实现形式消解了民主的丰富内容。“选举是民主制度运行的方式,它既是民主化的目标,也是民主化的手段。”亨廷顿此言影响力极大,但其选举至上的偏颇显见。

“现在战端再起的伊拉克局势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战争的后遗症。”对于美国在中东地区强行推动的政权更迭,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余建华认为,美国不顾中东社会发展实际情况,一味推行西方模式,打破了中东政治平衡与战略平衡。

二、为了扼制对手发展、谋取政治利益。比如为了扼制中国和前苏联、俄罗斯的发展,在这些国家周边国家发动的战争。

列宁曾指出,任何民主,和任何政治上层建筑一样,归根到底是由该社会中的生产关系决定的。在文化与信仰大体一致、民族与种族相对简单的同质性社会,竞争性民主有其存在的土壤和发挥作用的空间。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西式民主是一种不好玩、不经玩、玩不起的政治游戏。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将这种单一形式的民主当作万能程序、标准程序,力图植入中东地区。这种不顾条件的民主输出,注定不会成功。中东地区社会异质性特点突出,在文化传统、宗教信仰、种族结构、国家认同等方面与欧美相差甚远,在政治制度上必然有其自身的发展道路。尤其是在民族和谈、教派协商、部落会议等方面,有其自身的民主实践特点。用美国民主模式对中东地区进行强行改造,结果必然造成种族冲突、教派纷争、阶层对抗、政权更迭等,最终导致民不聊生。伊拉克战争的主导者之一、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年前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说:“我并不认为我们特有的民主模式在任何时候都适用于其他国家。在我看来,在伊拉克打造民主制度似乎是不现实的。”但愿这是他的真诚反思。

余建华认为,美国从功利主义出发,刻意引导中东变局,反而造成更多动荡,给中东地区留下烂摊子,还使得这些地区成为恐怖主义汇聚的重灾区。

三、为了攫取经济利益。美国参与他国内战的国家,相当一部分属于资源丰富的地区,比如中东地区。

三、用“民主”遮蔽幸福

西方民主模式并非“希望的春天”

四、为了分裂世界各国,使世界永远不会产生比美国强大的国家,从而使其永远称霸世界。比如,其支持各国反对派,削弱其政府的实力,都是为了达到这一目的。

在现代社会,民主是人们追求的目标之一,而不是唯一目标,也不是最高价值。但是,当代西方社会一些人观念里存在着一种“民主拜物教”,一再将民主当作最高价值,并以此遮蔽人们对幸福的追求。强行向中东输出民主的西方国家,推销的正是这样一种观念。

2010年底,北非、西亚的阿拉伯国家和其他一些国家发生一系列以“民主”和“经济”等为主题的反政府运动,这场运动先后波及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并导致这些国家的政权更迭。

要参与别国的内战,可以用较小的付出,攫取最大的利益。如今的美国并非亲自上阵,而是通过军火和物资援助,扶持代理人参与战争,从而维护自身利益。这一套,西方早就玩的炉火纯青了,而战火不断的叙利亚、也门,伊拉克,阿富汗,就是一场美国支持的利益之争。

众所周知,幸福可以从多个维度展开探讨。一般而言,幸福是一种对现有生活的持续的满足感,并希望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作为一种生活感受,幸福看似主观,但是,它具有一定的客观前提。对于广大民众而言,离开了和平的环境,离开了基本的民生保障,幸福必然成为空中楼阁。作为一种上层建筑,民主的社会作用归根到底取决于它对经济基础的适应性。对于现代社会而言,民主很可能成为幸福的一种来源,但不可能成为幸福的唯一来源。相反,错误的民主理念,不适合本国国情的民主模式,很可能是造成不幸的重要根源。当前,发生在中东的战乱、涌向欧洲的难民潮等情况表明,美国在中东地区输出的是劣质的民主,带来的是真正的动乱。

动荡的局势促使人们进一步反思。总部设在科威特的“海湾研究中心”主任阿卜杜勒·阿齐兹·本奥斯曼在2013年1月14日“中东网”发表题为《“阿拉伯之春”第三年,从乐观走向失落》的文章认为,“阿拉伯之春”以狂飙突进开始,以地区国家经济衰落、社会分裂告终,既没有建立现代民主制度,也没有营造稳定的社会环境,更没有向青年人提供他们企盼的就业机会,这势必使所谓“希望的春天”转化为“沮丧的冬天”。

日前联合国也门调查组在日内瓦发布报告称,美国可能在也门涉及战争罪,因为他们为沙特联军提供了武器装备和情报支持,导致也门战乱不断,死伤惨重。这是对西方霸权的控诉,揭露了西方发动战争的丑恶嘴脸。可以说,这是一种正义的呼声,是联合国为平民发出的声音,也从侧面证实了外界关于西方搞乱也门的传言,对美英法三国来说是极为不利的,释放出来的信号也是比较强烈的。

正如牛津大学教授斯特恩·雷根所言,民主只有促进了发展,才能确保民主自身的发展;没有发展,民主会被历史湮没。近期多家民调数据显示,当初卷入“阿拉伯之春”的中东地区民众,多数对现状表示不满,强烈的幻灭情绪取代了当初的乐观情绪。相对于现在的民主制度而言,他们更愿意要稳定的生活。2016年年初,突尼斯爆发的暴力骚乱不断升级。突尼斯资深媒体评论员贾斯米认为,突尼斯当前所遭遇困局,根源在于经济不见起色,没有满足民众期待,从而出现社会动荡和恐怖主义等难题。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及其后果,印证了邓小平的分析:“要求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照搬美、英、法的模式是办不到的……如果西方发达国家坚持干涉别国内政,干涉别国的社会制度,那就会形成国际动乱,特别是第三世界不发达国家的动乱。”

美国一厢情愿地在阿拉伯国家推行所谓民主革命,激起了阿拉伯国家猛烈的反美浪潮。与会学者认为,阿拉伯国家人民已经认清美国新干涉主义的真正面目。据余建华介绍,美国往往利用当地局势动荡危机等,以非政府组织的形式,借助当地社会力量进行幕后推动。这种以所谓的民间外交为其战略服务,注重通过文化渗透的影响,有意识地引导、支持当地文化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造成社会动荡的因素之一。目前,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对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干涉产生警惕,禁止其非法活动。

如今的联合国,几乎成了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的工具,有利于自己的就用一下联合国,不利于自己的干脆绕过联合国,这让联合国的权威严重下降,以至于出现了美国带头欠“会费”不给的局面,差点逼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卖房抵债”。更为严重的是,就连国际法院调查美国反人类罪,都遭到了白宫口头“制裁”的警告,可以说如今的联合国已经没有多大分量了,作为全球最大的国际组织,过得如此憋屈,自然对罪魁祸首的西方不满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安惠侯表示,埃及发生动乱的根本原因,不是所谓民主的缺失,而是民生的艰难和社会的不公。西方的民主、自由并不是包治发展中国家沉疴的灵丹妙药。西方人士对民主体制津津乐道的不外乎是自由选举和街头政治。埃及的事态表明,自由选举不一定造就有权威、能实现民众期盼的政府。而街头政治既可以推翻暴政,也可以制造无政府主义,导致社会撕裂、暴力战乱。没有稳定,就没有变革和发展,更谈不上民生的改善。

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战争都被美国搞得面目全非,就连也门也因为内战而死亡了接近8万人,这还不包括病死的,饿死的老百姓。中东这么乱,跟美国脱不了关系,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美国不仅犯下了战争罪,还涉嫌种族屠杀罪,反人道罪以及侵略罪,犯下这么多罪,美国需要给无辜的死难者一个明确交代。

对于阿拉伯国家现代转型的困境,唐志超认为,辩证处理好改革、稳定与发展三者之间的关系,才有望逐步解决阿拉伯国家当前的问题。

总的来说,美国为了本国利益优先,充分扮演了“强盗”角色,插手别国内战,这根百年前的殖民思想没什么区别,他们通过代理人战争,破坏了一个又一个国家,毁灭了一个又一个文明。

站在和平立场认识中东问题

但讽刺的是,每当国际社会指责时,美国却摆出一副死不承认的嘴脸,甚至往往反咬一口,其吃相之难看令人作呕。种种迹象表明,战争才是破坏人类文明前进的最大绊脚石,而美国作为战乱制造者理应谢罪,否则“邪恶”的西方文明就只能走向衰落。

中东变局及其相伴而出现的新老热点给中国的中东外交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与会学者也提出,当代中东问题的复杂性向我国国际政治、国际关系研究者提出了迫切的课题。安惠侯认为,我国中东研究者应避免受美国霸权影响的习惯性思维来认识中东问题。唐志超则表示,在包括中东问题在内的国际政治问题研究领域,我国学术界应增加在国际平台上发声的机会。

为什么俄罗斯要参与别国的内战?

学者表示,我国政府倡导而非主导的丝绸之路战略为全球提供了一种中国特色的全球治理模式。今年是中阿合作论坛成立十周年,6月5日,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召开。来自阿拉伯国家以及阿拉伯国家联盟的代表们与中方就深化战略合作、促进共同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会代表认为,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新构想,将为双方合作注入新的动力。

派遣特别人员进入乌克兰东部交战区,出兵叙利亚扶持亲俄势力。俄罗斯一定获取了相应的利益。同理,美国参与别国内战,肯定会获取更多利益。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马丽蓉认为,我国历史上有中以、中阿、中印等珍贵传统友谊之情,这是当代丝绸之路战略的民意基础,现代以来中国和中东有着60多年的伙伴关系,多边交往取得重大成就。丝绸之路战略的提出,使得中国与中东之间作为命运、利益、责任三大共同体的意识得到体现,“丝路意识”确立了中国有别于西方的人文包容、经济互惠、安全合作的三根中国中东外交之柱。

美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能省则省,尽量自己不出手,但必须有好处。如让加拿大扣押孟晚舟,让英国扣压伊朗油轮,这次又让意大利扣押俄罗斯人,都是如此。这就是流氓老大的手段,坏事让小弟干,自己捞好处!

美国参与别国的内战,是因为反对方,就是美国一手扶持起来的反对现政府的一方,目的是推翻那些不听命于美国的那些国家的现政权,让自己扶植的势力上台,从此让那些不听命于自己的国家变成听命于自己的傀儡和仆从的国家,当美国扶植的反对方,仅靠自身的力量无法达到推翻现政权的时候,美国就会以民主,自由的幌子出兵亲自帮助自己扶植的势力一起推翻一个合法国家的政权。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参与别国内战的原因。

李德、莫洛托夫是干什么的?还有越战是干什么的?

家不和,外人欺。别问别人为什么,问自己为什么。

熟悉国际公理的人都知道,凡是别国的内战,都属于别国的内政,除非有联合国的授权,否则其它国家是无权干涉的。但是,美国人并不遵守这个公理,他们经常肆意干涉别国内政,有时还发动侵略战争,或者在别国内部扶持反对派,充当别国内乱和内战的罪魁祸首。很多人感到奇怪,美国人这么能折腾,究竟是为了什么?

答案就是两个字:利益!

美国人经常为了利益,肆意干涉别国内政,不惜策动别国内乱。然而,美国人很要面子,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国际公理和道义,但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真面目。于是乎,美国人给自己搞了两面大旗,其一叫“推广美国式的民主”,其二叫“人权高于主权”。

这个第一杆大旗叫“推广美国式的民主”,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一般来说,民主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必然也会实施不一样的民主制度。然而,按照美国人的逻辑,凡是不符合美国式民主的政府,都不能算民主政府。这也就意味着,究竟别国是否民主,别国仿佛自己说了不算,而是由美国人说了算。

本质上说,这是一种非常霸道的行事逻辑,因为别国是否民主,别国民众最有发言权,而美国政府经常替别国民众发言,仿佛美国人可以代替别国的人。这就令人感到疑惑了,这个美国政府,究竟是美国人的政府,还是别国人的政府?因此,美国政府的行事逻辑,其实是自相矛盾的,他们强制性的代表别国民众,随随便便的将别国定义为不民主的国家,这很不讲理,也不公正。但是,美国人很喜欢用这一招,尤其是那些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政府,美国人会将其歪曲为不民主的政府,借此干涉他国内政。

美国人搞的第二杆大旗,叫作“人权高于主权”。事实上,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因为人权是依附于主权而存在的,这是关于现代国家的常识。如果失去了主权,人权也就无法有效保障了,因为别国很难去保障另一国民众的人权,而别国的能力范围,是保障其本国民众的人权。

根据美国人的逻辑,人权仿佛可以独立于主权而存在,这也违背了事实,在近代以来很少能看到相关的例子能证明美国人的说法。既然如此,美国人为何还要说?因为这是一个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只要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家,美国人都会污蔑其不尊重人权,然后借机指手画脚。

总的来看,美国人既要实现自己的利益,还不希望别人指责自己吃相很难看。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糊涂,他们早已看清了美国人。因此,美国人说的那些话,信的人是越来越少,而美国人自己也失去了耐心,非理性选民越来越多,最后选出了一个非理性的人执掌白宫。现如今,美国人自身难保,干涉别国内政的能力也将大幅下滑。

其实你这个题目出的就有问题,不是美国参与别国内战,其实是美国干涉主权国家的安稳,和平,幸福。。。而使用卑鄙无赖龌龊肮脏。。。的手段挑起别国的内战,而不仅仅是参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