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对菲律宾几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对菲律宾几乎

《菲律宾星报》8月26日报道称,美菲就共同合作维护地区稳定问题达成一致意见。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与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在会晤期间就加强菲军方安全能力的必要性进行了讨论。美国发誓,将帮助菲律宾提振其信息搜集能力。

不过,塔卡德并未自暴自弃,而是致力于海军建设,低调的处事风格让他逐渐获得阿基诺三世以及军中大部分高级官员的信任。“他是一个谦逊、率直、言语温和并广受尊敬的人,任何人都很容易与他相处,”菲律宾海军发言人爱德加多上校说,“他会在大多数场合保持沉默,但你如果和他讨论与海军有关的问题,一定会从中获益匪浅。”爱德加多认为,菲律宾高级军官几乎都是他的支持者,“我们对他很有信心,相信他能带领菲海军从历史走向未来,他敏锐的洞察力、卓越的远见以及出色的领导能力无疑会让菲海军实力更上一层楼”。

  塔卡德,1960年11月出生,毕业于菲律宾军事学院,与刚退役的菲海军司令吉瑟斯·米兰、现役菲空军司令杰弗里·达尔加多中将、菲军副总司令约翰·布纳法索中将等一班要员同为1982级毕业生。加入海军后,塔卡德从最基层的岗位开始,相继担任菲律宾海军总检察长、海军副司令等职务,并于2003-2005年间担任过菲律宾总统游船“元首”号船长,熟识时任总统阿罗约。可是相比军校同学们,塔卡德在军中的晋升速度明显偏慢,《纽约时报》分析称:“这或许因为阿罗约是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头号政敌,阿基诺三世上台后对军政高层进行‘大清洗’,重点打击的就是与阿罗约有过密切交往的人。”

此外,据报道,菲军方发言人雷斯蒂图托•帕迪利亚对外表示,哈里斯在同菲军总参谋长伊里韦里的会谈中,强调了五角大楼新拟定的亚太海上安全战略报告的关键方面。

“罐头海军” 寻求翻身

  韬光养晦 博得信任

报道称,菲律宾国防部发言人彼得•加尔韦斯在一项声明中表示:“双方一致认为,提升菲律宾武装部队的能力至关重要,特别是在情报、监控、侦察以及指挥和控制方面。”他同时表示,二者同意,将对美国在以上领域如何最好地协助菲律宾进行评估。但加斯明未说明美国如何提振菲律宾军力的细节。

自从南海问题被人为“炒热”之后,菲律宾海军的动向便受到各界关注。《菲律宾星报》报道,近几个月来,美菲军事互动极为密切,特别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在8月底访问菲律宾时,就安全问题同菲军高层展开会谈。哈里斯向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承诺,将帮助菲律宾完善情报预警和海岸监视体系,其“见面礼”包括向菲方提供两架美军二手的C-130运输机,并酌情向菲军提供第三艘大型巡逻舰。会晤结束后,加斯明还对外透露菲方希望美军在南海部署反潜巡逻机,“保护”菲军向其占据的南沙岛屿运送军队和补给,按照他的说法,美军的巡逻飞行能起到“震慑”作用。

  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指出,阿基诺三世在任命塔卡德为海军司令后,曾亲口对这位海军中将说:“您的最新职务非常重要,菲律宾面临的(海洋)工作至为复杂,您必须在面对本国的‘安全威胁’时竭尽全力。”外界认为,阿基诺三世坚持强调“安全威胁”,表明菲海军建设仍将以“南海有事”为“目标牵引”,这不是以塔卡德个人意愿所能改变的。

帕迪利亚说,该报告概述了华盛顿在南海采取一系列行动,重点是保护“海洋自由”,制止冲突和胁迫。但他同时承认,会谈期间美方没有给出具体的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加斯明所争取的美国军援基本都是满足菲海军的需要,可是菲海军“一把手”塔卡德却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任何表态。即便在明显针对南海的“Dagit2015”演习中,菲律宾海军与空军共同承担相关图上推演,可最后出来介绍情况的只有菲空军司令杰弗里:达尔加多中将,海军方面只安排了低级别的新闻发言人,塔卡德还是一言不发。

 

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个月的喘息时间过去后,菲律宾与美国再就南海问题开闹。昨日,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到访菲律宾,就安全问题同菲军方展开会谈。在此次访问中,美军方不仅允诺保护菲律宾军队和补给在南海的运输和航行,帮助菲律宾提振信息搜集能力也成为其授课内容之一。

尽管菲律宾媒体普遍推测塔卡德将奉行“现实主义路线”,避免在南海与邻国海军发生“激烈碰撞”,但菲律宾海军仍会围绕南海争端加快装备建设步伐,甩掉“罐头海军”的面貌。

  一些媒体认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对菲律宾几乎“有求必应”,此举无疑助长菲律宾的“闹事热情”。不过,即便在菲军内部,也有人呼吁政府“理性”处理南海问题,免得骑虎难下。像新任菲海军司令恺撒·塔卡德就表示,“一些与菲律宾存在矛盾的大国”并未在南海“搞扩张”。

“除建设军力,两国还将通过制定一般性军事安全信息协议,达成一项信息共享合作协议。”加斯明说道。在被问及该协议是否涵盖南海争端时,他回答道:“都将包括在内。协议将包括所有安全问题,海洋争端、反恐努力以及其他跨国安全问题都有涉及。”加斯明进一步指出,哈里斯也认为,提升信息共享能力将进一步强化菲军方与美国太平洋指挥部的互通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9月中旬,菲律宾军方举行“Dagit
2015”司令部演习,目标瞄准“南海周边大国”。就在演习发起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曾鼓励菲军“积极作为”,允诺保护菲军在南海的航行活动。

至于海岸监视方面,菲海军已委托美国雷锡恩公司为其建造一套海上边界安全系统,名为“国家海岸监视中心”,它能整合来自菲律宾政府和军方的数据,提供海上边界周边的全景态势图,并将数据传送给菲海军各战略方向的舰队、海岸警卫队和其他相关机构。(原标题:美司令鼓励菲军积极作为
被指助长菲南海闹事)

  据日本《世界舰船》杂志介绍,菲海军最终希望拥有6艘护卫舰、10艘近岸巡逻舰(OPV)、4艘战略海运舰(SSV)、3艘潜艇(SSK)和3艘扫雷艇(MCMV),从而在南海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作战力量。菲律宾国防部透露,除了改装美国军援的两艘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菲海军还将获得4亿美元,用于购买两艘新型护卫舰和两艘二手的外国护卫舰。不仅如此,菲海军即将于2016年从印尼接收一艘马卡萨级战略海运舰,其排水量接近万吨,具备两栖投送能力,届时菲海军将有能力向中远海孤立岛屿实施大规模人员和物资输送活动。

据日本《世界舰船》杂志介绍,菲海军最终希望拥有6艘护卫舰、10艘近岸巡逻舰、4艘战略海运舰、3艘潜艇和3艘扫雷艇,从而在南海地区有一定影响力的作战力量。菲律宾国防部透露,除了改装美国军援的两艘汉密尔顿级巡逻舰,菲海军还将获得4亿美元,用于购买两艘新型护卫舰和两艘二手的外国护卫舰。不仅如此,菲海军即将于2016年从印尼接收一艘马卡萨级战略海运舰,其排水量接近万吨,具备两栖投送能力,届时菲海军将有能力向中远海孤立岛屿实施大规模人员和物资输送活动。

  “沉默将军”要走“现实路线”?——菲律宾海军司令恺撒·塔卡德中将其人其事

马来西亚《亚洲防务月刊》指出,阿基诺三世在任命塔卡德为海军司令后,曾亲口对这位海军中将说:“您的最新职务非常重要,菲律宾面临的工作至为复杂,您必须在面对本国的‘安全威胁’时竭尽全力。”外界认为,阿基诺三世坚持强调“安全威胁”,表明菲海军建设仍将以“南海有事”为“目标牵引”,这不是以塔卡德个人意愿所能改变的。

  “罐头海军” 寻求翻身

美司令鼓励菲军积极作为 被指助长菲南海闹事

  不过,塔卡德并未自暴自弃,而是致力于海军建设,低调的处事风格让他逐渐获得阿基诺三世以及军中大部分高级官员的信任。“他是一个谦逊、率直、言语温和并广受尊敬的人,任何人都很容易与他相处,”菲律宾海军发言人爱德加多上校说,“他会在大多数场合保持沉默,但你如果和他讨论与海军有关的问题,一定会从中获益匪浅。”爱德加多认为,菲律宾高级军官几乎都是他的支持者,“我们对他很有信心,相信他能带领菲海军从历史走向未来,他敏锐的洞察力、卓越的远见以及出色的领导能力无疑会让菲海军实力更上一层楼”。

美国《纽约时报》称,早在2015年8月10日就任菲海军司令的仪式上,塔卡德除了按惯例宣誓保卫菲律宾领土外,并未像前任那样提及南海争端。在就职演讲中,塔卡德强调菲律宾海军在加快自身建设的同时,“还要努力与其他海上‘利益攸关者’以及合作伙伴建立稳定、建设性、富有成效的关系”。《纽约时报》对此的解读是,塔卡德向南海争议的相关国家发出“友好信号”,不希望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有意思的是,早在2012年菲律宾与中国舰船在黄岩岛对峙期间,塔卡德就是参与该行动的菲律宾北吕宋海军舰队司令,当时菲律宾军舰因无法克服恶劣天气而“率先撤离”,塔卡德深刻体会到菲律宾与邻国在海上力量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不能一味地在海洋问题上“暴走蛮干”。

  至于海岸监视方面,菲海军已委托美国雷锡恩公司为其建造一套海上边界安全系统,名为“国家海岸监视中心”(NCWC),它能整合来自菲律宾政府和军方的数据,提供海上边界周边的全景态势图,并将数据传送给菲海军各战略方向的舰队、海岸警卫队和其他相关机构。

9月中旬,菲律宾军方举行“Dagit
2015”司令部演习,目标瞄准“南海周边大国”。就在演习发起前,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曾鼓励菲军“积极作为”,允诺保护菲军在南海的航行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加斯明所争取的美国军援基本都是满足菲海军的需要,可是菲海军“一把手”塔卡德却在整个事件中没有任何表态。即便在明显针对南海的“Dagit2015”演习中,菲律宾海军与空军共同承担相关图上推演,可最后出来介绍情况的只有菲空军司令杰弗里·达尔加多中将,海军方面只安排了低级别的新闻发言人,塔卡德还是一言不发。

对外表态 “相对低调”

  尽管菲律宾媒体普遍推测塔卡德将奉行“现实主义路线”,避免在南海与邻国海军发生“激烈碰撞”,但菲律宾海军仍会围绕南海争端加快装备建设步伐,甩掉“罐头海军”(形容其装备老旧)的面貌。

外界认为,作为菲律宾海军司令,塔卡德在南海问题上“相对低调”,可能有助于菲律宾与邻国缓和关系,但能否从根本上改变菲律宾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挑衅立场仍有待观察。

  对外表态 “相对低调”

一些媒体认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对菲律宾几乎“有求必应”,此举无疑助长菲律宾的“闹事热情”。不过,即便在菲军内部,也有人呼吁政府“理性”处理南海问题,免得骑虎难下。像新任菲海军司令恺撒:塔卡德就表示,“一些与菲律宾存在矛盾的大国”并未在南海“搞扩张”。

  外界认为,作为菲律宾海军司令,塔卡德在南海问题上“相对低调”,可能有助于菲律宾与邻国缓和关系,但能否从根本上改变菲律宾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挑衅立场仍有待观察。

塔卡德,1960年11月出生,毕业于菲律宾军事学院,与刚退役的菲海军司令吉瑟斯:米兰、现役菲空军司令杰弗里:达尔加多中将、菲军副总司令约翰:布纳法索中将等一班要员同为1982级毕业生。加入海军后,塔卡德从最基层的岗位开始,相继担任菲律宾海军总检察长、海军副司令等职务,并于2003-2005年间担任过菲律宾总统游船“元首”号船长,熟识时任总统阿罗约。可是相比军校同学们,塔卡德在军中的晋升速度明显偏慢,《纽约时报》分析称:“这或许因为阿罗约是现任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头号政敌,阿基诺三世上台后对军政高层进行‘大清洗’,重点打击的就是与阿罗约有过密切交往的人。”

  自从南海问题被人为“炒热”之后,菲律宾海军的动向便受到各界关注。《菲律宾星报》报道,近几个月来,美菲军事互动极为密切,特别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在8月底访问菲律宾时,就安全问题同菲军高层展开会谈。哈里斯向菲律宾国防部长加斯明承诺,将帮助菲律宾完善情报预警和海岸监视体系,其“见面礼”包括向菲方提供两架美军二手的C-130运输机,并酌情向菲军提供第三艘大型巡逻舰。会晤结束后,加斯明还对外透露菲方希望美军在南海部署反潜巡逻机,“保护”菲军向其占据的南沙岛屿运送军队和补给,按照他的说法,美军的巡逻飞行能起到“震慑”作用。

  美国《纽约时报》称,早在2015年8月10日就任菲海军司令的仪式上,塔卡德除了按惯例宣誓保卫菲律宾领土外,并未像前任那样提及南海争端。在就职演讲中,塔卡德强调菲律宾海军在加快自身建设的同时,“还要努力与其他海上‘利益攸关者’以及合作伙伴建立稳定、建设性、富有成效的关系”。《纽约时报》对此的解读是,塔卡德向南海争议的相关国家发出“友好信号”,不希望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有意思的是,早在2012年菲律宾与中国舰船在黄岩岛对峙期间,塔卡德就是参与该行动的菲律宾北吕宋海军舰队司令,当时菲律宾军舰因无法克服恶劣天气而“率先撤离”,塔卡德深刻体会到菲律宾与邻国在海上力量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不能一味地在海洋问题上“暴走蛮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