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美国只有10艘航母,苏联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在《国家

美国“战争触礁”网站3月10日刊登费里布里奇集团常务董事、哈得孙研究所美国海上力量研究中心主任助理布赖恩·麦格拉斯的一篇文章,题为《不,美国的海军还不够大》,全文编译如下:

冷战时代,苏联在海权论思想方面也有长足的进展——苏联海军总司令戈尔什科夫(Sergei
Georgievich Gorshkow)在马汉海权
论的基础上对其提出了修正和补充,另外也提出了全新的、系统性的海权论。在其《国家海上威力》(The
Sea Power of the State)
一书中,他提出了“国家海上威力”这一概念,并认为“国家海上威力的实质就是为了整个国家的利益最有效地利用世界大洋的能力”,国
家力量向海洋扩展和保护国家利益,这就构成了新海权,也就是“国家海上威力”。他还认为,“现代海军对陆地作战,不仅能解决领土归属问题,而且能够影响战
争进程以致战争结局”([苏]谢·格·戈尔什科夫:《国家海上威力》,海洋出版社,1985年版,第9页)。在其理论基础上,他认为苏联应该大胆利用在核
领域的先进性,大力发展海上战略导弹核潜艇,这种海上核战略手段可以有效平衡常规海上力量的不足。实则,这是传统陆权大国俄罗斯-苏联的海权思考。
据此,苏联的海上政策也发生了巨大转变,从早期苏联“海岸防御”政策转变为“远洋前沿部署”,从而使得苏联很快成为一个全球性海洋大国。当然,这是苏联
模式下的海洋大国,与英美日等传统海洋大国的思路大相径庭,苏联所依赖的主要是战略导弹核潜艇,而不是水面舰队,也不同于德国单纯依靠潜艇打击敌对海上运
输线的战略战术。
至20世纪60-70年代,苏联已经拥有了相当规模的核力量,美苏之间形成核对峙。苏联海军司令戈尔什科夫在《国家
海上威力》中说:“在历史上,沿海国家的海军对于巩固其军事实力一贯起着重要作用。某些国家正是因为有了海军,才在世界上居于领先地位,并用武力威胁和军
事炫耀的种种方式,对其帝国长期施加政治压力”([苏]戈尔什科夫:《国家海上威力》,海洋出版社,1985年版,第254页)。在赫鲁晓夫执政期间,对
外扩张更加强烈,戈尔什科夫因此也提出“发展强大的海军是由世界局势和苏联的国际地位和经济能力决定的。”苏联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说:“海洋国家主要是
发展海军,而大陆国家主要是发展陆军。”但在此后,苏联海军开始由“近海防御”转向“远洋作战”。1964年,苏联海军舰船总吨位达到160万
吨,1978年达到330万吨,包括3艘航母,水面舰艇446艘,常规潜艇294艘,核潜艇58艘。1978年,美国海军总吨位为346万吨,21艘航
母,水面舰艇217艘,常规潜艇119艘,核潜艇41艘。两者相比,总吨位较为接近,从数量上看,美国航母占据明显优势,但苏联水面舰艇数量是美国的一倍
多,常规潜艇和核潜艇也多于美国,不过美国舰船质量和作战力综合比较优于苏联同类型舰船。
70年代中期,苏联海军已经基本从“海岸防御”转变为“远洋作战”,并依靠强大的核潜艇和相当的水面大型舰艇与美国海军在全球范围内分庭抗礼。
当苏联海军力量接近美国后,于1970年和1975年先后两次举行了以美国为假想敌的全球性军事演习。在这两次演习中,苏联海军在大西洋、太平洋、印度
洋、黑海、地中海、波罗的海以及北冰洋的舰队采取了协调一致的行动,参演兵力占苏军总兵力的1/4-1/3。通过两次演习,表明苏联海军已经能够成为全球
性海军,可以执行多种作战任务和其他战略、战术任务;能够在任何时候抵达任何海域,并对敌对国重要陆上目标进行战略核突击。
在70年
代后,庞大的苏联远洋舰队在全球的大范围活动,使得美国及整个西方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美国海军战争学院院长斯坦斯菲尔德·特纳发表了《美国海军的新任
务》,他认为,美国海军必须要着眼于付出而不是获取。其意是美国海军需要增大投入,打造更为宏大的力量,以取得对苏海军显着的优势。他说美国海军有四大任
务:一,对核战争的战略威慑;二,控制海洋,确保海上交通线;三,兵力投送;四,海军前沿存在以保证美国对自由世界的保卫。
苏联在水
下和海面上咄咄逼人的态势,也迫使美国大力发展海军,不得不增大对海军的投入。从1971-1972年财年开始,美国海军的拨款已经占到四个军种的首位,
约为237亿美元,占总军费的34%。俄罗斯战略学者伊马·卡皮塔尼茨基在《“冷战”和未来战争中的世界海洋争夺战》中说:美国海洋政策的实质就是“保持
强大的海上战略导弹—核威慑力量和保持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地区海上交通线自由通航的能力,其中包括对海上交通线终端地区发生的事件施加影响,直至采取
进攻行动和被认为有必要的地区实施陆战队登陆的全面能力”([俄]伊马·卡皮塔尼茨基:《“冷战”和未来战争中的世界海洋争夺战》,东方出版社,2004
年版,第74页)。美国海军将领们此时也宣称,不保持美国海上力量优势,美国和其盟国的安全就难以保证。
20世纪80年代,在里根执
政时期,美国将发展海军优势力量作为国家安全政策的重中之重。与之相适应的是,这一时期的海军部长约翰.F.莱曼提出了确
保美国“海上优势”的海军规划。这一规划是建造包括15艘航母和100艘攻击型核潜艇在内的、改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列舰、编成4个水面战斗群、总数
600艘军舰的庞大海军。这一发展规划得到了时任总统的里根的支持。以莱曼为主要人物的“海上优势”论认为,美国国家战略与海军任务的逻辑关系是:国家战
略中规定的海军的基本任务;海军基本任务的完成需要确立海上优势;确保海上优势就需要重新确立严谨的海洋战略;基于美国是一个全球性大国,这一海洋战略也
必须是全球性的,因此美国海军的部署必须是“前沿部署”,也就是抵近潜在对手,对其进行威慑和保持警戒。所谓“前沿部署”,也就是预先将
兵力部署于世界各个基地,一方面作为威慑力量,一方面可以在战时迅速行动。
在西方战后的海权思考方面,“冷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新的能
够取代原来关于海军力量运用的战略或地缘政治理论,与之相反,马汉和科贝特所阐述的关于海军战略的重要思想毫不费力适应了冷战后的战略环境”
(Andrew
Dorman,et,eds,p185)。美国从19世纪初随着国力的迅速上升,海军实力也越来越强大,至19世纪末,其海权思想是以马
汉的海权论为基础,主要是突破以近岸防御、走向远洋。其策略是首先控制加勒比海,将这一海域视为美国的内海;在大西洋方向,与海洋第一大国英国协作,形成
直抵欧洲大西洋海岸的力量,以影响欧洲。由此,美国海军开始改变以往分散、依靠小型舰队的海岸防御方式,改为集中编成大西洋和太平洋两个远洋舰队,按照欧
洲的海战方式,以主力舰为主要力量,以海洋决战取得胜负,并且深入参与欧洲战争。总而言之,海权论主要内容应包括如下三方面:
一,任何海权论都是以利用海洋和控制海洋为基础;
二,制海权是海权论的核心思想; 三,以海洋为基础,保持威慑和进攻能力。
美国海军对传统海权论的经典学说保持了忠诚的继承。马汉海权论始终是美国海军的光辉指导。不过自独立战争时期,美国海军就保持了实用主义特色的海军战略,在冷战中,美国海军始终保持需要应对苏联的海上威慑,另外美国已经是世界超级大国,于是其海权思想也有所发展。
早在二战期间,美国军事战略思想家布罗迪于1942年发表了《海军战略指南》,分析了现代战争中海权的作用和控制海洋的相对性。战后初期,西方一些军事
思想家继续对二战海权思想进行总结和分析。法国海军学院院长拉科斯特于1951年发表了《海军战略》,主要论述了海洋对国家生存的基本意义和海军战略的基
本要素,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海上力量的作用和战后和平时期核力量的作用。德国的卢格也于1954年发表《海上战争》,也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研究背景,
论述了海上战场与陆地战场的相互关系,总结出滨海国家只要拥有制海权就具有强大的再生力。英国罗斯基尔也在这一年发表了《海上实力的战略》,论述了海上强
国对大陆强国的战略优势,这种优势可以决定战争的胜负。
冷战期间,肯·布思和格罗夫有较大影响。尤其是肯·布思1977年出版的《海军与外交政策》(Navies
and Foreign Policy),将传统的海权
论与现代国家关系和冷战形态结合起来,将海军作为三位一体的作用者,即海军可以同时发挥军事作用、外交作用和警察作用。他用一个“海权三角模式”来阐述他
的理论:
肯·布思关于海军三位一体的理论突破了传统的海军是“海上力量的政治显示”的观念,从而大大扩展了海军的作用;另外,海洋也
并非简单的交通线和战场,而是可以利用和控制的霸权领域。肯·布思的三位一体的理论对美国海权有深刻的影响力,至今美国经常调遣航母战斗群前往世界各地,
只要有事关美国利益的焦点事情发生,美国总统的第一句话总会问:“我们的航母在哪儿?”并且,按照事态的严重程度和美国的关切程度,派出不同规模的航母
——通常,执行一般威慑,会派遣一艘航母;比较关切的威慑和进行军事警告,会派出两艘航母;濒临军事进攻,会派出三艘航母;确定发动军事打击,会派出三艘
以上。所以,在今天的新闻中,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美国航母调遣的报道,这就是美国在按照海军三位一体理论,在对世界各地进行威慑,发挥海军的外交和警察作
用。所以,肯·布思的海军三位一体的理论事实上已经成为战后美国和西方的海军战略理论基础。这一理论不仅继承了传统海权论中海洋是交通和战场的观念,而且
将海洋与霸权利益直接关联,以强大的海上实力实现海洋控制、进而控制世界具体地联系起来,将传统海权论扩充和完善了。
在战后,随着空间技术和其他科学技术的发展,军事活动的领域已经延伸至外层空间,西方军事理论也大为扩展,陆权和空权也大行其道,这对海权也进行了互补和发展。
不过,直至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海军一直没有提出自己的、正式的海军思想,包括战略原则、作战指导思想和海军建设思想等,基本上都是参照欧洲的思想
和方式。美海军只是在实用主义的原则下,按照马汉海权论的基本原则,具体地拟定出“保持战略威慑”、“海上控制”、“显示力量和处理危机”、“前沿部
署”、“兵力投送”、“主力决战”等任务。在战后,以远洋决战和核威慑为基本立足点。
20世纪80年代,在里根时期,里根政府提出了
重整军备的政策,推行“新灵活反应战略”,这实际上是对苏鹰派所主张的战略,核心是强调美国要在任何出现苏联侵略或者苏联支持的侵略行动的地方进行抵制,
竭力将苏联的影响推回到苏联境内去。美国海军开始形成自己的海权思想。1984年,美国海军部长莱曼提出了“海洋战略”理论,并制定了“海上战略”,打造
规模庞大的舰队。1986年,美国海军共计拥有555艘舰船,其中包括13艘航母、3艘战列舰、32艘巡洋舰、69艘驱逐舰、112艘护卫舰、38艘弹道
导弹潜艇、95艘核动力攻击潜艇、4艘常规动力攻击潜艇、62艘两栖登陆舰、6艘巡逻艇、7艘扫雷舰、6艘战略支援舰、33艘支援舰和75艘机动后勤舰。
至莱曼卸任时,美海军已经拥有568艘舰船;一年后增至588艘,基本达到600艘的规模。莱曼因此说:海军“大大增强了我们遏制苏联冒险主义和确保和平
的能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准备的状态比任何时候都好。我们的敌人和朋友都知道这一点。”美国海军开始依据这些思想,有计划的控制世界16条最重要的
水道(16条最终要的水道是:马六甲海峡、望加锡海峡、巽他海峡、朝鲜海峡、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直布罗陀海峡、斯卡格拉克海
峡、卡特加特海峡、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巴拿马运河、佛罗里达海峡、阿拉斯加湾、非洲以南和北美航道),1986年又提出了与苏联在海洋上全面争
霸的“海上战略”,这是美国海军第一次提出海军战略构想。
“海上战略”的基本内容是:一,实力威慑,即让潜在的敌人
认识到,发动战争所冒的风险要大于它可能带来的好处;二,前沿防御,即设法在距离美国及其盟国尽可能远的地方保卫美国和盟国的利益;三,同盟关系,及奉行
美国与盟国集体安全政策,保持联合防御,各盟国之间互相支援。
“海上战略”公开、系统地阐述了美国海军的战略问题,使得海权论在20世纪80年代得到复兴和发展,并且对美国此后历届政府的对外政策、全球战略和霸权战略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至1989年里根卸任时,美国已经建立了一支有14艘航母、594艘战舰的庞大海军。
20世纪80年代,也就是莱曼所主张的“600舰队”大致形成的时期,美国推出了“低强度战争”理论,也就是小规模战争理论,主要包括地区性冲突、游击
战、特种作战、反恐作战、反叛乱作战等,其政治色彩浓厚。这种理论是为适应冷战环境中而产生的,因冷战导致美苏对峙,在核恐怖平衡下,大规模战争爆发概率
大为降低,相反,和平时期各种小冲突、小规模战争不断,因此美国海军也频频参与其中,成为这一时期主要任务之一。
在“低强度战争”指
导下,美军进行了入侵格林纳达和袭击利比亚的作战行动。1983年10月25日,格林纳达发生政变,亲苏政权上台,美军毫不犹豫地出动了海军、海军陆战
队、空军、特种部队和空降部队。其中,海军出动舰艇11艘,包括1艘航母、1艘巡洋舰、1艘导弹驱逐舰、2艘驱逐舰按、1艘导弹护卫舰、5艘两栖攻击舰;
各种舰载机、陆基飞机和直升机200余架;海军陆战队出动1.9万人,两军组成了特混舰队。格林纳达是一个小国,总兵力不过1200人,美军
不过是将此作为一场合成演练,顺带解决了格林纳达的政治问题。
利比亚又是一场低强度战争。利比亚是一个二战后独立的伊斯兰国家,卡扎
菲上校发动政变后成为新领袖,但这是一个坚决反美的斗士,上台后就废除了前政府与美国签订的一系列军事、经济和技术协定,这让美国大为恼火。1986年1
月,美海军第六舰队“珊瑚海”号航母战斗群、驻印度洋的“萨拉托加”号航母战斗群、美国东海岸的“美利坚”号航母战斗群共计30余艘舰船和259架舰载机
进入地中海。在利比亚领海外完成攻击部署后,诱使利比亚首先动武,随后击伤5艘利比亚导弹巡逻艇,伤亡150人。在随后的几个月中,美海军继续对利比亚进
行封锁和打击。4月14日晚,在美海军凯尔索中将指挥下,进行了“黄金峡谷”行动,海空协同远程打击利比亚。当时动用了2艘航母和17艘舰船,一举摧毁利
比亚5个军事目标,击落14架飞机,死伤700余人;美军仅损失1架飞机。
美海军在80年代的两次军事行动都非常成功,显示出了海军卓越的战斗能力,同时也是对苏联的一种威慑。
美国海军在20世纪80年代后,一直是美国四大军种中规模最大的,无论人数、军费、核力量等都是如此——通常,一个国家的军队中,陆军是占主要地位的,人数也是最多的,但美国海军人数为55万,占美国总兵力的1/3多。

又有一个人加入到关心美国海军规模的队伍中来。《大西洋》月刊的特约编辑格雷格·伊斯特布鲁克3月9日在《纽约时报》上写了一篇专栏稿,题为《美国的海军已经够强大了》,在这篇文章中,他说明了为什么美国海军不用继续扩大以及为什么说美国海军的资金是足够的。他的论点只是重复了其他论据贫乏之人的观点。他对美国海军作用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他认为支持更大规模海军的想法只是美国共和党一党的愿望,而这个观点也是不正确的。让我们先从最后一点说起。

负责2010年和2014年美国《4年防务评估报告》的4个独立的国防研究小组得出了一致结论:与履行其全球承诺的义务相比,美国海军的规模显然还不够大。而得出这一结论的2个独立的国防研究小组的领导成员都是美国民主党人士,分别是美国国防部前部长威廉·佩里和美国负责政策的国防部前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后者被认为与希拉里关系密切。另外,美国现任海军部长雷·马伯斯的主要业绩就是承诺到2020年将美国海军的舰艇增至300艘,截止到3月2日美国海军舰艇的数量为275艘,而马伯斯也是民主党成员。伊斯特布鲁克认为扩大美国海军规模是美国共和党阴谋的论点完全得不到这些明显证据的支持。

屏蔽此推广内容除了对扩大美国海军规模的党派支持理解不正确外,伊斯特布鲁克对美国海军的作用以及为什么美国海军必须有现在的规模和组成的理解也是完全错误的。他陷入了常见的陷阱,即将美国海军的规模与其他国家海军的规模相比较,好像地球上还有哪个国家有美国这样大的全球利益和全球责任。事实上,全球大部分的人口、资源和经济活动都不是在我们的这个半球,而是在欧亚大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我们国家安全政策的基石一直是防止欧亚大陆任何一个部分出现地区霸权国家。我们军队好的一面似乎正是它能达成这一目标,我指的是我们可以通过强大的海军、远程轰炸机以及战略投送能力来达成这一目标。我们的军队旨在向其他半球机动并在那里开展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全世界唯有我们军队的使命是这样的。伊斯特布鲁克引用我们航母的数量并将之与其他国家作比较,他的这一做法完全忽略了美国在世界上所发挥的作用以及美国地理位置的独特性。

美国海军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是因为它要保卫和维持美国在全球分散的利益以及履行条约义务。目前,这意味着美国必须在西太平洋、印度洋和阿拉伯湾地区做出可靠的前沿作战力量部署。伊斯特布鲁克称,我们的海军已经有10艘航母了,这在技术层面是正确的,但是美国公开的法律要求海军维持11艘航母。即使有11艘航母其实也是不够的,因为拥有11艘航母的决策是在苏联垮台后风平浪静的日子里做出的。美国至少需要12艘航母,以确保它在任何时候都能在3个地区做出前沿部署,目前美国只有10艘航母,这是不够的,所有每艘航母单次部署时间往往要超过10个月。

伊斯特布鲁克关注海军与海战,好像这是美国海军唯一要做的事情,这也是错误的。摧毁敌方战舰是美国海军战时所要发挥的一项重要作用,但是向海外进行力量投射也是美国海军的一项重要作用。随着美国陆军越来越多地回归到美国本土的要塞,这种向全球投射力量的能力往往是在危机出现时美国总统最有弹性、最有力量且最有用的选择。另外,伊斯特布鲁克完全忽略了美国海军在和平时期所发挥的前沿部署作用,这一作用可以安抚盟友、制止潜在敌人并使全球贸易保持畅通。

最后,伊斯特布鲁克连因果关系也没搞清楚。伊斯特布鲁克认为:在很多世纪里,海上敌对是大国关系的中心方面。但是最近的半个多世纪里大国之间没有海军敌对关系——原因是美国海军占统治地位。最近一次的大型海战还是发生在1945年的冲绳。海盗劫掠虽时有发生,但从主要方面来讲,全球贸易繁荣了,因为海上航路是畅通的,商船在海洋中航行未受到战舰的威胁。海洋商路的畅通使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几乎所有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水平得以提高,贫困率下降。

是什么让伊斯特布鲁克认为美国海军占统治地位?创造“海洋商路的畅通使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内的几乎所有国家的人民的生活水平得以提高,贫困率下降”这一局面的条件又是什么?是美国海军的优势,美国海军占统治性的力量,是美国海军保卫其全球利益的能力以及向数千英里外的地区投放军力的能力。是谁造就了这一优势?是那些有眼光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他们使美国海军所要做的与其可获得的资源之间达成了平衡,而不是那些眼界狭窄的对比战舰数量的人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