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因为美利坚联邦合众国安全尤为经由网络决定来反映,因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安全和兴隆要通过网络决定来显示

核心提示:美国在军事方面转向孤立主义的同时,也显示出其在网络方面的霸权意愿。因为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要通过网络控制来体现。

美国要给互联网“开前门”

美国孤立主义复活 奥巴马被指放任国际事态失控

图片 1

“美国2014年曾遭受了超过100次重大网络黑客攻击”,美国当局“已经知晓受到某些国家支持的60个最具威胁的网络黑客组织”。英国《卫报》引述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络犯罪部门负责人约瑟夫·德马雷斯特的话这样表示。德马雷斯特没有点名60个黑客组织背后是哪些国家,他称,俄罗斯负责网络安全的国内安全机构最近曾表示有兴趣与美国当局合作调查网络犯罪,但是并没有在鲍加切夫这一案件上表态。

英国金融时报网22日发表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撰写题为《美国孤立主义复活》的文章。文章说,为何中东战火纷飞?为何俄罗斯横冲直撞?在欧洲和中东,人们常将此归咎于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人们指称,这位美国总统是一名软弱、置身事外的领导人,放任国际事态失控。许多美国人——既有自由派,也有保守派——对奥巴马提出了同样的指责。备受美国右翼青睐的沙拉:佩林把奥巴马称为“投降总司令”。《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把叙利亚的苦难归因为奥巴马政府的“低效无能和漫无目标”。

法国《回声报》网站2月20日发表题为《美国从超级大国变为网络强国》的文章,作者埃里克·勒布歇在文中称,美国在军事方面转向孤立主义的同时,也显示出其在网络方面的霸权意愿。因为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要通过网络控制来体现。

“美国正在将互联网变成霸权工具”。法国《回声报》称,在法国和德国领导人在乌克兰冲突问题上面对俄罗斯时,却不见美国派代表参加谈判。这是美国首次在与莫斯科的冲突中缺席,与此相反,奥巴马日前却在另一个“欧洲问题”上打破沉默,支持谷歌、苹果、脸谱、亚马逊等美国互联网公司,指责欧洲在该领域的“保护主义”。这样的转变显示出,美国在军事方面转向孤立主义的同时,在网络方面越来越表现出霸权的意愿。报道称,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转变”,因为美国安全越来越经由网络控制来体现,各种战争也正在变成网络战争。

那些渴望美国实行更强硬外交政策的人经常假定,奥巴马将被证明是个异类——下一位总统将“把美国拉回到游戏中来”。但是,这很可能是对美国政治和外交政策基本方向的误读。当前总统竞选中的领跑者——共和党方面的唐纳德:特朗普和民主党方面的伯尼•桑德斯——实际上都支持孤立主义的观点。如果这些观点占了上风,将令奥巴马看起来像一个超级积极参与国际事务的国际主义者。

支持GAFA比普京重要

尽管近来舆论对美国政府监控全球互联网议论纷纷,但美国仍在加强这方面的控制。在华盛顿一个智库论坛上,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兼网络战司令部司令迈克尔·罗杰斯23日称,应该有“合法框架”迫使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在它们的加密数字产品中留下“前门”。他在回应雅虎首席信息安全官斯塔莫的质疑时称:“这样的措施不是‘后门’。每当听到‘后门’这个词,人们会想‘哦,这是某种勾当’。为什么不走前门呢?再说一次,我的观点是:我们可以制定合法框架来做这种事。”

即便特朗普和桑德斯永远不能入主白宫,他们在竞选中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对更主流参选人的影响都表明,目前美国有一个强大的选民阵营支持放弃全球主义,反对美国的国际军事和经济承诺。

文章说,法国和德国已坐下来面对俄罗斯,却不见美国派代表参加谈判。美国首次在与莫斯科的冲突中缺席,这一重要冲突让部分乌克兰变得荒芜,使得一些欧洲国家的边境局势变得不稳定,且已造成5000多人死亡。华盛顿将自己的贡献局限于有可能向基辅政府提供武器。一周过后,奥巴马在另外一个“欧洲”问题上打破沉默,如他支持互联网集团(谷歌、苹果、脸谱、亚马逊——简称GAFA),指责欧洲的“保护主义”。

屏蔽此推广内容24日,在俄避难的美国前特工斯诺登最新公布一份文件披露,美英情报机构侵入世界最大的手机SIM卡制造商金雅拓公司电脑系统并植入间谍软件,可以秘密监控全球数十亿用户的手机。一些中国手机公司使用的SIM卡也由该公司生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对此“严重关注”。他说,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利用信息技术优势、或者利用提供信息技术产品的便利条件,通过植入间谍软件、预留后门等手段实施网络监控的行为。

特朗普思维中固有的孤立主义倾向,可能被他有关重建军事力量、强硬对待外国人的拍胸膛保证式言论所掩盖了。但他的标志性倡议是在美国南部边境上建一座巨大的墙壁,这并非偶然。特朗普的经济主张,全都是对世界关上大门。他是所有参选人中最明确支持保护主义的一位,比如承诺确保美国人购买国产汽车和机器,而不是日本进口产品。他谴责美国签署的贸易协议对美国有害,并许诺撕毁这些协议。

正如Orange公司老板斯特凡纳·里夏尔所指出的那样,美国总统不屑地表示,“要知道,他们的企业、服务供应商,无法与我们的媲美,他们主要是试图阻止我们的企业有效地发挥作用”。欧洲人不能坦然接受失败,因为他们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无能者。他还从战略的高度把这一指责当成证明,“我们拥有互联网。我们的企业创建、发展并改进了它,这是欧洲无法抗衡的”。明白了吗?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认为,黑客只是网络空间里的个别的犯罪行为,特殊性、偶发性袭击居多,造成的威胁有限。世界各国在打击网络黑客方面已达成基本共识。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多国政府多次表达出这样的态度。与黑客相比,美国在网络空间具备压倒性优势,不仅垄断操作系统、手机和计算机芯片、互联网设备、软件等多个领域的技术和资源,更利用其垄断地位进行国际政治颠覆活动。真正对世界网络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恰恰是美国自身。

特朗普对安全采取了同等重商主义的态度,承诺强迫韩国和日本为享受美国的军事保护而付费。言外之意是,为亚太地区的安全背书并非美国内在的国家利益。从其明显的结论来看,这一逻辑将为美国撤销在全球各地的安全承诺提供程式。

靠网络力量持续称霸

【环球时报驻美国、英国、德国记者 萧达 孙微 纪双城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曲翔宇 柳玉鹏 陈一】

特朗普还直言不讳地仰慕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称普京为一位“强力领导人”,并对普京对他的称赞极为享受。在不久前的一场共和党辩论中,所有总统竞选人轮流谴责奥巴马没有出力击溃“伊斯兰国”的圣战者,但谁也没提到俄罗斯干预叙利亚局势之事。作为一名外交政策方面的“现实主义者”、自我标榜的交易撮合人,特朗普无疑将会乐于给予普京总统他渴望在东欧获得的俄罗斯“势力范围”。

因此,美国在军事方面转向孤立主义的同时,在网络方面也显示出其国际霸权的意愿。不要搞错了,这是一个非常智慧的转变,因为美国安全越来越经由网络控制来体现,各种战争正在变成网络战争。

参议员桑德斯没有接受特朗普世界观中的好战精神。相反,他选择的是左翼版本的孤立主义:谴责美国应担任“世界警察”的观点。桑德斯也像特朗普那样不喜欢自由贸易,他宣称:“不受限制的自由贸易给美国劳动者带来了灾难。”

文章称,反恐战争就是证明:对全球各种形式的电话和电脑之间的通讯联络进行全面和系统的监控可在随后通过无人机消灭敌人,这要比常规战争或向地面派兵更安全且风险更小。在这个范围内,GAFA和国家安全局之间的合谋非同寻常,从军事角度来看,人们就可理解美国总统支持那些支持其士兵的互联网巨头。乔治·布什督促美国黑水公司雇佣兵,走强硬路线,奥巴马则支持谷歌,依靠软实力。他是首位跻身后现代世界的总统,不关心实力雄厚的传统军工联合企业,旨在背靠加利福尼亚人的网络力量。他经常和他们见面,谷歌曾是支持他竞选的大赞助商。奥巴马对此毫不掩饰,“我与硅谷和搞‘技术’的人的关系历来都很好。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是朋友,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清楚了吗?

特朗普和桑德斯都在利用美国民众对全球化越来越强烈的幻灭感。几十年来,美国中等收入阶层的生活水平一直承受着压力,外国人和具有国际人脉的精英们很容易成了替罪羊。美国的极右和极左力量目前都承诺从全球化抽身出来。但这样的抽身,对国际经济、对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硬到软的过渡比军事或竞选方面走得更远。GAFA和美国其他网络集团不只代表窃听敌人的可能性。它们是一种文化,一种美国、甚至加利福尼亚的行为、思想、自由、世界观的文化的载体。有人会说,网络不会阻止一些人借其来支持严格对立的事业。确实如此,但从美国的观点出发,这只是要更加严密地监视。除此之外,网络滋生出一种尚难以说出轮廓和影响、但已显露出来的新型权力。拥有电子权力,它孕育和培养各种思想,完备采集和分析大数据的学识。让我们排除对奥韦尔式“格式编排”的种种担心,没人会想到这个。不过,网络是这种电子文化的超强载体。奥巴马在当选时就完全明白了这一点。

当然,桑德斯和特朗普距离白宫仍有很远的距离。博彩公司最看好的下一位总统人选仍是希拉里•克林顿。但是,就连希拉里也必须对新舆论作出回应。最近,她同意桑德斯的说法,即经济受到了“操纵”,有利于特权精英阶层。

靠网络技术获取利益

希拉里还站出来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她在担任国务卿时是支持这一新贸易协定的。如果当上总统,希拉里可能将找到支持TPP的办法。过去她曾辩称,TPP是美国“转向亚洲”战略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对于美国世界领导权的重要性,她当然会采取传统“当权派”的观点。

当然,还有规模巨大的贸易方面。从表面来看白宫对美国集团的这种支持,丝毫没什么新鲜的。美国外交一向都与贸易结合,往往直截了当,就像联合水果公司或国际电话电报公司上世纪70年代在拉美的行径所表明的那样。然而,到了2014年,赌注完全是另外一种规模。网络相继动摇、替代越来越多的行业,如音乐、情报、贸易、银行。我们现在还只处在开始阶段。谷歌在医疗、太空、旅游等方面、还有苹果在汽车方面的勃勃雄心可能显得巨大、甚至过分。这或许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GAFA确实比那些制药集团或汽车制造商更了解客户。它们总有一天会让自己有这种客户关系,获取最大的利润并将工业家变成承包商,就像它们之前在计算机和电话方面所做的那样。技术革命将极大地增强GAFA的权力。这些通过软实力夺取权力的前景让许多工业集团的智囊团不知所措,而且人们对它们深表理解。

但当前的总统选举进程显示,如果认为特朗普或桑德斯不可能实际赢得党内提名、并最终当选总统,那会是鲁莽的。

德国和法国走在最前面,它们主要在数据方面共同想要对网络巨头加以规范,这被美国总统指责为“保护主义”。它们在这个事情上不会搞错。奥巴马认为支持GAFA比与普京谈判更重要。这样的态度非常令人遗憾,应受到谴责。然而,普京代表过去,代表陈旧过时的权力,奥巴马关注未来。我们应理解他的种种理由。它们都是合乎情理的。该是对此密切关注的时候了。

如果他们真的当选,眼下不满于奥巴马总统的“软弱”和“无能”的评论者们将渐渐意识到,事实上,奥巴马或许是入主白宫的认真、投入的国际主义者中的最后一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