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

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原标题:姊妹锤,见证三个世纪的沧桑巨变

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据中国航天报8月12日报道】
有一种到来叫侵略,有一种奋起叫抵抗,有一种情绪叫悲愤,有一段历史不能遗忘。68年前,卢沟桥畔枪声骤起,拉开了中国人民奋起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悲壮序幕。曾为抗日战争胜利做出贡献的金陵兵工厂、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以及在日寇铁蹄下走过来的北支工厂,分别是现在的航天南京晨光集团公司、一院519厂、三院239厂的前身。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让我们随着这些航天企业重回那段岁月,是为了真诚祝愿:祖国更加强盛,世界更加和平。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从金陵兵工厂到晨光集团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随后,“8.13”淞沪战起。那时,日军飞机时常飞临南京雨花台上空一带,并对一家工厂实施狂轰滥炸,先后炸死炸伤10多位员工,多处厂房和一些设备被毁。这家被日军飞机攻击的工厂,就是现在南京晨光集团公司的前身——南京金陵兵工厂。辗转重庆造枪炮1937年11月12日上海失守,日军旋即向南京腹地进犯,金陵兵工厂仍奋力生产。11月16日,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署命令金陵兵工厂分水陆两路西迁重庆。1938年2月初,全部人员、设备到达重庆嘉陵江北岸一个叫簸箕石的地方,这里就是新厂厂区。到达目的地后,大家按片划分,各单位自行包干,平土地、盖厂房、装设备。到3月1日止,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共安装各种机器设备1000多台套。工厂随之恢复生产,将厂名更改为兵工署第二十一兵工厂。在重庆,第二十一兵工厂也是日军轰炸袭击的目标之一。工厂广大职工满怀国恨家仇,冒着生命危险,日夜加紧生产,赶制了大批武器,以支援抗日前线,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从1938年3月1日到9月10日的半年时间里,第二十一兵工厂的全体职工生产出一批爱国号枪炮,用于抗击日本侵略者,其中水冷式马克沁重机枪20挺、八二迫击炮20门。同年7月,汉阳兵工厂步枪厂并入第二十一兵工厂,1939年1月复工,生产汉式七九步枪,即“汉阳造”,到1944年停产,共生产了20多万支。中正式步枪原为巩县兵工厂在1935年10月改造的新产品,抗战爆发后,该厂在内迁中因机器设备散失,不能继续生产。1940年8月,兵工署命令第二十一兵工厂筹备批量生产。经过3年的努力,新枪正式成批生产。第二十一兵工厂研制生产7.9毫米仿捷克式轻机枪的过程,基本贯穿了整个抗日战争。从1938年到1945年,该厂共生产这一型号机枪10151挺,它是当时中国军人十分中意的军械之一,成为士兵们消灭日寇的有力武器。120毫米迫击炮于1944年初由第二十一兵工厂重炮厂100多名职工参加研制,下半年即生产出一批发往抗日前线。抗战期间,第二十一兵工厂职工冒着敌机时常轰炸的危险,克服条件艰苦、原料短缺等困难,为前线将士浴血奋战提供了大量军械,有力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郭沫若欣然写厂歌抗战时第二十一兵工厂厂长李承干,留学日本时与郭沫若相善。重庆时期,郭沫若常到厂里与李承干相见晤谈。1939年,李承干邀请郭沫若为第二十一兵工厂创作厂歌,郭沫若欣然允诺作词,并由他找贺绿汀作曲。《第二十一兵工厂厂歌》铿锵有力,鼓舞士气,当时全厂员工竞相咏唱。歌中唱道:“战以止战,兵以弥兵,正义的剑是为保卫和平。创造犀利的武器,争取国防的安宁……”现在,这首老歌已被晨光集团公司定为厂歌,并为当代晨光人传唱,成为公司员工继承光荣传统、开拓美好未来的战斗之歌、激励之歌和奋进之歌。四次转变大发展新中国成立后,该厂得到蓬勃发展,先后完成了四次重大转变——由军械修理转变为常规武器制造,再转变到航天产品地面设备研制,进而研制航天产品,后由单纯的军品研制转变为军民结合;实现了两次创业——由修理到制造的第一次创业,由单一军品到军民结合的第二次创业。改革开放以来,该厂依托航天技术开发了专用车辆、金属软管、波纹补偿器、煤巷掘进机、金属艺术制像等民用产品。广大员工发扬战争年代老兵工的光荣传统,团结拼搏,使老厂焕发了青春。1996年,工厂作为全国百家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单位改制为南京晨光集团公司。1999年9月30日,该集团公司联合上海航天汽车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创立的南京晨光航天应用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开业。2001年6月15日,“航天晨光”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目前,南京晨光集团公司下辖晨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晨光集团公司伺服技术研究所、航天晨光股份有限公司、晨光实业公司等。此外,还先后成立了三家合资公司。与外企的合资合作,为该集团公司民品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拓展了新的空间。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那段历史不可忘却。南京晨光集团公司的员工将牢记使命,继承并光大兵工前辈同仇敌忾、艰苦奋斗、爱国敬业的精神,以创业的激情、创新的胆量和创优的志气,推动企业快速向前发展。八路军建起的519厂抚今追昔,地处山西长治的519厂职工既为工厂的发展变化而感到骄傲,也为工厂有一段不寻常的光荣历史而感到自豪。八路军组建修械所519厂的前身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黄崖洞兵工厂。黄崖洞兵工厂的前身是1938年11月在山西榆社韩庄村组建的八路军总部修械所。1937年9月,八路军主力115师、120师、129师东渡黄河,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开创晋冀鲁豫抗日根据地。1938年春,以朱德、彭德怀为首的八路军总司令部即129师推进太行山区。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发展,为适应抗战的需要,1938年11月,八路军总部建立了第六科,以加强对太行山区各个修械所的领导。115师师部安排修械所人员和设备分别集中到山西榆社韩庄村,组成了八路军总部修械所。当时全所共有90余人,以三部元车、二部牛头刨、二部手摇钻床、一部手摇砂轮、一台三节卧式锅炉、18把钳子起家,一面进行枪械修理,一面制造七九式步枪和手榴弹。黄崖洞边抗敌寇为了进一步发展和扩大军事工业,1939年6月,八路军总司令部第六科改组为军工部。1939年7月,日军入侵榆社县,韩庄村总部修械所直接受到威胁。为建立隐蔽的生产基地,军工部决定将总部修械所迁往山西黎城县黄崖洞水窑山建厂。黄崖洞兵工厂建厂时期非常艰难。从韩庄村到黄崖洞50多公里,沿途山峦起伏、沟壑纵横,大量设备器材全靠人抬肩扛,加之正值深秋,阴雨连绵,羊肠小道更难通行。为了不影响建厂速度,军工部各级领导带领战士顶风冒雨,一边填沟修路,一边抢运机器。大件设备不易搬动,就拆整为零,将锅炉拆卸成小块钢板抬到黄崖洞,然后铆接起来重新安装。工厂建成后,军工部命名黄崖洞兵工厂为军工部一所,对外称流动工作团。黄崖洞兵工厂的创建和发展,成为日本侵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1940年至1942年,先后多次派重兵进行扫荡。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和工厂工人自卫队同仇敌忾,奋起反击,保卫工厂。著名的“黄崖洞保卫战”就是在左权将军指挥下取得的以少胜多的战例,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1942年,黄崖洞军工部一所一分为三,当时的二分厂仍留在黄崖洞,试制生产82毫米迫击炮弹,三分厂迁往武乡县柳沟。519厂原党委副书记李炳秀曾在柳沟三分厂担任过秘书。发展中走上航天路解放战争时期,军工二厂迁往长治市南石槽村,工厂曾被命名为刘伯承工厂。1949年1月,八路军太行山区兵工系统整编为七大兵工厂,南石槽军工二厂改编为第一兵工厂第二分厂。1951年9月,第一兵工厂改为中央兵工总局第342厂,南石槽军工二厂为342厂第一分厂。1952年9月,第342厂又分为3个独立厂,即新342厂、304厂和南京307厂。上世纪60年代初,我国国防尖端技术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1965年,在国防部五院的基础上组建的第七机械工业部,制订了中国火箭技术和空间技术发展规划,开始建设新的研制生产基地。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965年8月1日,519厂带着正在研制的航天第一代地面设备产品从342厂分立出来,开始踏上航天事业发展之路。519厂的前身和40年的建厂历史,延续和铸就了该厂丰富的文化底蕴。该厂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创造了独具特色的企业文化和航天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敢打硬仗、乐于奉献的优良传统。这一企业文化和优良传统是519厂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无形资产,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使该厂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就,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日寇铁蹄下走出的239厂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三院239厂是具有65年历史的老军工企业。
该厂的前身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于1939年9月在北平雍和宫通过强购民房开设的长城公司。铁丝网里受奴役“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侵华战争的需要,开办了从事军品制造和军械修理的兵工厂。长城公司1940年改组为彬浦工厂,后又改称北支工厂,为日寇屠杀中国人民提供了工具。日本帝国主义统治下的北支工厂,活像人间地狱。工厂周围用铁丝网围着,门口有武装警卫把守,戒备森严。工人们在里面干活,经常几个星期不能回家。吃饭时,家属排成长队站在门口等候,依次从网口把饭菜递进去,稍有不慎碰到铁丝网便遭到日本兵的毒打。随着战事吃紧,日本帝国主义强迫工人加快生产,取消了送饭制度。工人们一天到晚干活,困了不能睡觉,饿了吃的是发霉的窝头。工人们吃了经常拉肚子,但根本得不到治疗。日寇在北城墙根下用白灰划上圆圈,把重病人扔到里面。圆圈有哨兵看守,不让亲属进去,病人就这样被活活饿死。地下党领导闹革命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管了北支工厂。1947年1月,厂名更改为联勤总部兵工署第七十五工厂。人们期望过上安宁幸福的日子,可是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表达了工人对国民政府的失望心情:“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糟殃。”国民党发动内战,修理军械和弹药补充量日益增加。工人们既要忍受窝头加咸菜都难以保证的生活,还要忍受血腥镇压和奴役。工人中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上班就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工厂曾发生过七次爆炸伤亡事故。1946年,共产党地下组织在工厂秘密建立了地下党支部。广大工人阶级在地下党组织领导下,有组织、有计划地展开了怠工运动和破坏敌人军工生产的活动。1947年底至1948年初,解放战争进入了战略转移时期。国民党急需军火,厂方强制工人生产。地下党决定发动工人开展怠工运动。历时五天的怠工运动,使全厂生产停顿,有些连续性生产部位受到了很大损失。水电部不供水电、烘干室不点火、火药工不配药。手榴弹月产减少了三分之二,一排排待修的枪炮无人修理。这次怠工迫使厂方答应并实施工人提出的合理要求,取得了胜利。地下党利用敌人管理上的漏洞和技术工艺上的缺陷,制造废品,阻挠其生产任务的完成。手榴弹是工厂的主要产品,工人故意将炸药放不准,引信装反,或使内部组件接触不良;在枪榴弹里多装炸药,少放铅弹,重量不少,可以近距离速炸,甚至炸伤射击者自己。工人们说,这是给国民党制造的快完弹。烤料房的工人,利用上夜班无人管理的机会,向烘炉里狠狠地填满煤就出去蹬三轮去了。天亮回厂时,烤箱里的木料已经烤着引起大火。这次大火烧毁了全部烘干木料及烘干设备,造成木料加工停产半个多月,手榴弹和枪榴弹大大减产。为五星红旗添光彩1949年1月3日,北平和平解放。2月6日,北平军工管制委员会接管该厂。2月7日开全厂职工大会,传达了毛主席“要尽快恢复生产,支援解放战争”的指示和彭真同志
“要关心职工生活”
的指示。当天下午,工厂召开第一次厂务会议,讨论复工计划,会议做出了工厂管理、恢复生产和关心职工生活等15项决议。很快,工厂恢复生产,走上正轨。1967年,该厂厂名更改为239厂。曾在抗日等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樊增峰、张耀兴、高济深三位老人,先后在239厂担任领导职务。他们和广大职工,把对革命的满腔热忱投入到工作中,开始了新技术、新产品的仿制、研制与生产,逐步将239厂打造为能够生产尖端武器的军工厂,为国防建设做出了贡献。如今,走过65个寒暑的239厂,军品、民品和三产都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该厂广大干部职工正为全力打造百年企业而努力奋斗。

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9年,迫于战事情况紧急,中国最大的汉阳兵工厂冒着日军飞机不断的轰炸西迁,几经周折之后,最后落户到了重庆江北岸的一片破旧的平房中。为了支援抗日前线,兵工厂在中将厂长李承干的努力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仅仅用了十天就完成了搬迁任务,更以三个月的安装、调试,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图片 1

并开始组织生产出了第一批抗日的枪支,话语哽咽。但是,日本的飞机也炸到了当时的陪都重庆。抗战前线急需枪支,而又不时要面对日机的轰炸,这位中将厂长李承干,对兵工厂的职工提出了24小时不停机器,厂房被炸了机器被毁坏了随时准备修复生产,以保证战时需要。

姊妹锤,见证三个世纪的沧桑巨变

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三厅负责人的郭沫若,与中国现代兵工改革第一人的李承干,是在20世纪初叶留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时的同窗同学,战时也到了重庆。为更好地激励职工,李厂长便邀请郭沫若到厂里看看热火朝天的军工生产场面。

——述说重庆长安厂的一段心灵故事

郭沫若深知同窗邀请之重要。他第一时间便到了兵工厂深入生产现场,不仅亲眼看到了中国最大的兵工厂,在遭遇日军的多次轰炸下生产组织得井井有条,还目睹到了中国兵工人空前的团结、热情。郭沫若被兵工人那高涨的爱国民族精神深深地打动了,他为此挥笔写下这样的歌词:

“妹妹”呀,西迁路上你咋就没了影儿

以战止战,以兵弭兵,正义的剑是为保卫和平,创造犀利的武器,争取国防的安宁。光荣的历史,肇自金陵,勤俭求知,廉洁公正,迎头赶上,尽我智能,工作是不断的竞争。

谈到“姊妹锤”,86岁的工厂原设备科长刘干三激动不已,话语哽咽。

我们有骨肉般的友谊,我们有金石般的至诚,我们有熔炉般的热烈,我们有钢铁般的坚韧。量欲其富,质欲其精。同志们!猛进!猛进!同志们!猛进!猛进!

80多年前,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彻底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战火侵袭,工厂成为日军战机轰炸的重点目标,厂区接连遭遇轰炸,工厂被迫西迁。

这歌词共分上下两段,写好了,他想请谁来为其谱成曲传唱呢?郭沫若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以创作了抗日歌曲《游击队歌》闻名全国,他的好朋友贺绿汀。

“姊妹锤”是工厂最好的生产设备,被列为“001”“002”号,工人们待如亲人、视若宝贝。1937年冬,南京长江下关码头,工人们小心翼翼地将她们装上拖船,踏上了艰难的西行之路。

欣然接过歌词的作曲家贺绿汀,受到了抗日情绪感染,当天就将郭沫若的歌词谱成了曲子。这就是那首著名的《21兵工厂厂歌》,它应该是中国现代兵工史上的第一首企业歌曲吧。于是,歌曲很快在中国最大的21兵工厂里传唱起来,在抗日的大后方和面对日军飞机的不断轰炸的日子里,为多造枪、快造枪、造好枪支援抗日前方,起到了鼓舞士气的重要作用。

道路艰险,征途漫漫。日军战机沿江一路追踪,相继有船被炸。分载“姊妹锤”的几艘船只能日藏夜躲,缓慢前行。船过荆州,搭乘“妹妹”的拖船惨遭劫难,一枚炸弹正中船头,船身倾斜,船舱进水,不断下沉。

工人们深知“姊妹锤”在兵工厂的重要地位,没有了她们,抗日前线的主要装备就无法锻造。面对重达100多吨的设备,他们只能流着泪,眼睁睁地看着她没过江面,沉入江底。

江河在咆哮,波涛在翻涌,中国军工前途难测,无奈的工人们更加小心翼翼地护送“姐姐”再次启程。

船至三峡,水流湍急,工人们下船上岸,光着膀子,打着赤脚,喊着号子,一步一跪地拉纤上行。

1938年初,历经千难万险的“姐姐”终于在重庆嘉陵江畔的一个山坳里安了家。少了“妹妹”,“姐姐”更是夙兴夜寐,坚强而孤独地唱响她那特有的“歌声”。

姊妹锤,一生命运多舛。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特务在工厂放置了6000个炸药包,妄图炸毁当时中国最大的兵工厂。因“姐姐”体型庞大,特务特意在她身上捆绑了3个炸药包。后来,工人们不顾生命危险,悄悄将炸药包解开,运至江心成功销毁。

复工那一天,厂房内人山人海,刘老亲眼见证了“姐姐”新中国开工的第一锤。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