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

无名烈士纪念园。 资料照片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  中新网巴中12月9日电(徐杨祎)9日,记者来到位于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王坪村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追寻先烈足迹,缅怀革命英烈。记者在现场看到,这处全国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正在进行修缮维护,王坪村里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  尽管陵园外正在修建,道路泥泞不堪,但每一位走进陵园的人,都小心翼翼地擦去鞋上的泥土,都怕弄脏了先烈们的长眠之地。站在入口处看去,烈士陵园庄严肃穆,气势磅礴。记者拾级而上,只见松柏参天,花圃甬道,极为幽静。  据了解,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原为“红四方面军王坪烈士陵园”,始建于1934年,是全国唯一一处红军为自己的烈士修建的陵园,其中的红军烈士集墓是全国最大的也是仅有的红军烈士集墓。现有7800余名红军将士长眠于此。  王坪村曾是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医院所在地。1934年3月,红四方面军将总医院迁到王坪,主要担负收治红四方面军伤病员的繁重任务。伤病员最多时达三千多人,因缺医少药,营养不良,伤势恶化而在医院光荣牺牲并安葬在医院附近的红军烈士达万余人,其中军、师、团职将领40多人。  据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杜红军介绍,除长眠于此的7800余位先烈外,以陵园为中心承圆形辐射,还有上万名红军烈士永远地留在了通江的土地上。“我们扩建之后将迁入11428座红军烈士散墓,届时整个烈士陵园将安葬近2万名革命先烈。”  沿着崎岖的小路,记者来到了红四方面军总医院中医部旧址。工人们正在加紧赶工,希望能够提前完成修缮工作,让烈士陵园早日向公众开放。28岁的王曙光家住王坪村五组,长年在外做建筑施工的他得知陵园修缮,辞去了工作,毅然回到家乡,主动请缨,参与到了中医部的修缮中。“虽然在外面钱挣得要多一些,但我是王坪人,肯定愿意为家乡建设尽一份力,而且陵园弄好了,我们这里的百姓也受益啊。”  通江县常务副县长岳映兵告诉记者,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既是对先烈的缅怀,也是老区人民对红军精神的继承和发扬,“这次也对王坪村的水利、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进行了全面升级,也规划了乡村旅游和绿色产业,这样也能让这里的老百姓增收,让百姓富起来。”  据悉,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修缮工作的主体工程将于12月20日左右完成。这处全国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有望在2012年春节后向公众开放。(完)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新华社成都10月18日电巴山深处,松涛阵阵。微风诉说着80多年来的往事。

扫描二维码 看更多内容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四川省通江县王坪村,当年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所在地。如今,这里已是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2万多名红军将士在此长眠。

去拜谒川陕革命根据地烈士陵园那天,赶上了阴雨天,细雨飘飘洒洒,如泣如诉。从四川通江县城出发,一路河流相伴,与大山交替左右,40多公里后到达沙溪镇王坪村。

这是一座红军自己修建的烈士陵园。将士们掩埋完牺牲的战友,就踏上举世瞩目的长征之路。风雨八十余载,烈士陵园见证着老区人民那不变的红军情怀。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从通江两河口乡入川,以巴中为中心建立了全国第二大苏区——川陕革命根据地。1934年1月,红四方面军总医院迁至王坪村。因条件艰苦,环境恶劣、缺医少药,成千上万的红军伤病员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而牺牲。西北军事革命委员会决定在王坪修建烈士陵园,取名“红四方面军英勇烈士之墓”。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从通江县城驱车出发,约1小时后记者到达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它坐落于通江县沙溪镇王坪村的山腰之上,陵园牌坊前有一块天然巨石,被村民称为红军先烈的“守灵石”。

陵园坐落在山岗上,俯瞰沙溪河,遥望鹰笼山。烟雨笼罩下,松柏更显苍翠,陵园肃穆庄严。主题雕塑“铁血丹心”首先映入眼帘,当年苏区群众送子参军支援前线、红军将士和医护人员战地救护英勇杀敌的场景栩栩如生。“当年巴中总人口约120万人,参加红军达12万人,牺牲4万余人,每10人中就有1人参加红军,每30人就有1人牺牲。两年多投入运输力量约100万人次,提供军粮数十亿公斤。”讲解员的话为雕塑作了最好的注解。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在烈士陵园里,记者遇到了背着背篓的王建刚。当年,王建刚的父亲参加“童子团”,帮忙为红军抬伤员、站岗放哨等。在红军长征前,父亲与部队失散。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就天天到这打扫墓地,直到不能下地。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沿着千秋大道拾级而上,进入陵园核心区,红军烈士集墓就在那里。墓内安葬7800余名红军烈士,其中团职以上40人,是全国安葬红军烈士最多、规模最大的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父亲交代,要我在万忙之中也要抽时间,给先烈们打扫墓地,不能忘本。”王建刚说。

此次修缮红军烈士陵园,也是全国唯一一座红军为自己战友修建的陵园。“随着反‘六路围攻’战事愈加激烈,转送总医院的红军伤亡人数也逐渐增多。初期,总医院对牺牲的烈士还能一人一棺一墓,到后期,只能满足二至三人一匣,甚至数十人集中掩埋。后来由于战事紧张,牺牲的烈士愈来愈多,红军只好采取软埋,一穴多人,甚至只能挖大坑集中埋葬……”闻者无不动容。

父亲去世后,王建刚每天早上6点多就前来陵园打扫,之后才去干农活。20年前,王建刚的脚受伤,“一瘸一拐”的他也从没放弃对父亲的承诺。人们来拜谒先烈,王建刚有空就向人们讲述这里的故事。

“党和国家没有忘记英勇牺牲的红军烈士和支援革命的老区人民,多次修缮陵园,支持巴中发展。”巴中市委书记冯键介绍说,陵园历经3次修缮,规模最大的要数2011年那次。当年6月,四川省委、省政府要求,“按照‘庄严、肃穆、安静’的要求建设烈士陵园,把王坪村建设成‘现代、文明、优美’的小山村。”修缮中,在集墓正后方扩建了弧扇形无名烈士纪念园,将散葬在通江县20个乡镇的50处零散烈士墓17225名红军烈士迁葬于此,至此陵园共安葬红军烈士25048名。2012年5月9日,扩建后的烈士陵园正式开园。

“1982年的时候,六十几个老红军到这里来祭拜战友。”王建刚深受感染,逐渐把父亲交代的事当成一种使命。

修缮一新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核心陵园由原来的350亩增加到1800亩,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全国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全国3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之一,现已接待海内外游客300余万人次。

每年,前来烈士陵园拜谒的人络绎不绝。“每到过年,村子里的人都会前来祭拜,红军先烈就是我们的亲人。”王坪村村民王绍金说,“生活在这里的王坪村后人,从小就从老人口中,聆听着红军的事迹。”

“来景区参观的人越来越多。”村民王得胜家就在景区附近,新村建设时翻修了房屋,他就地取材,开起农家乐,收入比种地翻了6倍。

他们对红军先烈的感情,来自于父辈,来源于内心。

王坪新村紧紧依托景区,发展农家乐,搞旅游接待,打造乡村红色旅游。村里还引进业主成立专业合作社,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农业,帮助农民增收致富。目前已建成以王坪为中心的茶叶产业示范片2500亩、中药材基地600亩、巴山红心猕猴桃1000亩。“借助网络,这些特色农产品已行销全国。”村支部书记王兆富自豪地说,截至2015年底,王坪村人均年收入6555元,贫困户只剩32户113人,贫困发生率为6%,远远低于全县平均水平。

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纪念馆馆长薛元勋说,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转移到四川、陕西边界地区后,建立了以通江县为核心的川陕苏区。此后,这里被称为全国第二大苏区。

如今,像王坪村一样,革命老区、秦巴山区、贫困地区“三区叠加”的巴中,越来越多的贫困户住上了好房子,过上了好日子。“‘智勇坚定、排难创新、团结奋斗、不胜不休’的红军精神代代相传,激励着巴中革命老区干部群众,始终坚定信心、主动作为,勇于改革创新,破解脱贫攻坚难题。”冯键说。

1932年12月21日,红军抵达通江县东北角泥溪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据形势发展和战争需要,决定以总指挥部野战医院和红10师医院为基础,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医院,红四方面军总医院由此诞生。1934年1月,红四方面军总医院迁驻王坪村。

今年,巴中市抓住国土资源部用好用活增减挂钩政策支持扶贫开发及易地搬迁工作的机遇,实施土地增减挂钩结余指标省内跨市流转,首批与成都市高新区交易4500亩、收益13.28亿元,全部用于脱贫攻坚,土地资源有效盘活。

“这里战事极为惨烈,先后经历了上百场战斗。”薛元勋说,巴中当时总人口约120万,参加红军和脱产地方武装的就达12万人。到新中国成立,参军的巴中儿女仅幸存万余人。

根据国家“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方案,巴中市及早谋划,今年初向省农发行贷款40亿元,平均每个县区获得8亿元启动资金,全市易地扶贫搬迁先人一步。截至8月31日,今年计划实施的10953套住房全部开工建设,实际开工建设12182套,开工率达111.2%;已建成8670户,年底3.86万人可全部住进新房。

很多当地村民都从父辈口中,听到当年的悲壮场面。

随着住房、产业、资金等难题一一破解,脱贫攻坚路上“不落下一户、不落下一人”的承诺有望如期兑现,巴山大地一派“业兴、家富、人和、村美”的幸福景象。

“万源那边打仗,伤员不计其数。”村民马文忠根据父亲的回忆说,因为战事紧,伤员源源不断地被送往这个医院。

延伸阅读

在烈士陵园,记者还看到担架队的旧址。薛元勋说,担架队人数最多时有300多人,负责转运前线伤员,十分艰辛。“他们把萤火虫收集起来,放在队员背上,借着微弱灯光,在崎岖山路中趁着黑夜把伤员转运回来。”

“红军当年还用熨斗烫伤口,这是为了结痂。”烈士陵园工作人员李坤蓉说,由于当时条件恶劣、医药及器械缺乏,不少从战场上转运下来的伤员得不到及时有效救治而壮烈牺牲,有7800余名红军烈士遗骸被安葬在一个集墓之中。

为了纪念这些死难的红军英烈,1934年7月,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修建烈士墓,并立碑纪念。这座红军自己修建的烈士陵园自此矗立。

陵园之中,红色的烈士纪念墓碑傲然挺立。

然而,这个由红军自己设计、打造的墓碑曾险被破坏。

1935年2月底,红四方面军奉命策应中央红军北上的战略需要,撤离川陕革命根据地,西渡嘉陵江,开始战略大转移。1935年秋,当地恶霸地主王笃芝随国民党清乡委员会,对王坪一带疯狂反扑,破坏烈士陵园。

记者见到了冒死保护墓碑的王坪村民后人——王绍金。

“父亲当年干活时,听到王笃芝准备把墓碑砸烂。当晚,他叫了十几个人,偷偷把墓碑抬到田坎上。挖了2米多深的坑,把它埋在了囤水田里。”

尽管还乡团对村民严刑拷打,但他们始终没说出墓碑下落。

新中国成立后,红军老战士到王坪烈士陵园吊唁战友,提及曾有一块墓碑高高耸立。“父亲带着他们找到了墓碑。”王绍金说。这块凝结千百将士鲜血的红军烈士纪念碑,最终重见天日。

在烈士陵园内的山顶,是一望无际的无名墓碑群。每一块墓碑都傲然挺立,俯瞰着山川。这里安葬着1.72万余名红军烈士遗骸,是2012年从通江县保护环境较差、地域偏僻的23个乡镇50处红军烈士墓区迁葬而来。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我们用篷布把工地搭起来,工人冒雨施工。”薛元勋说,2011年9月,巴中市按照要求,带领当地干部群众,仅用7个月时间完成了烈士陵园修缮和建设工作,并于2012年5月9日正式开园。

英烈纪念墙、英勇烈士墓、无名烈士纪念园、红军烈士纪念馆、红四方面军总医院旧址……原来的区域已然扩大。如今,这里已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重点烈士纪念设施保护单位。

国庆后的第一个周末,英烈纪念墙下,一名游客带着孩子正在参观。记者在墙上看到了这样的名字:二娃子、三娃子、王狗娃子、白二娃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