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安倍甚至在记者会上画图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拟于今年春天向设于埃及西奈半岛的“多国部队观察员团”派遣陆上自卫队员,以负责监视以色列和埃及停战活动。这再次凸显了其为扩大自卫队海外活动范围“解扣”的意图。

  安倍精心策划“废宪”行动

事实上,海外派兵行动在日本国内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早在上世纪50年代,日本就曾秘密研究过这一问题,并在1958年中东危机和1961年刚果“内乱”时,试图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1987年的两伊战争和1990年的海湾危机期间,日本政府也都曾试图派遣自卫队前往海湾地区,并向国会提交了相关法律案,但均因遭遇在野党和舆论界的反对而作罢。即便如此,1991年3月,日本还是以确保本国船舶航行安全为由,派遣了海上自卫队扫雷舰前往波斯湾,开创了日本战后首次“海外派兵”的先例。

  在十多年时间里,越来越老练地一步步小心翼翼寻找着突破口

1992年6月,日本以“强大的国际压力”为名义,出台了《国际和平合作法》,这成为自卫队跨出国门、走向世界的第一块垫脚石。随后,日本便派遣了陆上自卫队员前往柬埔寨参与维和行动。在此后二十余年的时间里,日本自卫队还先后赴莫桑比克、卢旺达、东帝汶、尼泊尔、海地、伊拉克和南苏丹等国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和国际救援活动。

  本报记者/林新

日本自卫队的这些海外派兵行动,在安倍政府上台以来不断扩展。安倍力推“积极和平主义”,其核心内涵是以日本的主动作为争当国际安全舞台的主要玩家,树立日本自卫队正面形象,并依靠防卫力量的国际化,即通过显示“海外军事存在”,为实现其“政治大国”目标“造势”。

  “我和日本政府对大家及大家子女、孙子女的安全负有义务和责任,而我们却做不了任何事情,这难道也行吗?”5月15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召开有关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记者会。在30分钟的记者会上,他数次谈到“大家的孩子和子孙”,以便向全体国民游说——获取集体自卫权并非“别人的事”,而是“自己的事情”。安倍甚至在记者会上画图“讲故事”,极力渲染日本现在体制无法保护妇女、孩子的悲情。

在安倍政府的大力推动下,近年来日本不断架空安全与防卫政策“专守防卫”原则,有步骤地为海外派兵行动“解扣”,逐渐降低海外派兵门槛。如通过施行“新安保法”,日本为其进行战争动员、强化日美安全合作,以及参与海外军事行动提供法理保障;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可实现为其“关系友好国家”提供“军事支援”的目的;通过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导方针”,日本进一步扩大化其防卫自主权,单独遂行“军事行动”的领域大大拓展;通过《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通过出台新《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日本从体制到装备做各种准备,为自卫队走向海外进行最大限度的预先赋能。

  国际舆论注意到,从这一天开始,安倍内阁正式启动了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安保政策进入剧变阶段,和平宪法面临名存实亡的危险。

从未来发展来看,日本海外派兵将从“有限参与”走向“全面介入”,日本自卫队越来越多的人员将成建制地被派遣到海外参与多国联演、国际维和等行动。这一趋势将大大降低日本在海外强化军事存在的国内外阻力,甚至会助力其实现在海外常态化“驻军”,日本军力发展更会逐渐丧失“和平安全阀”,将严重影响地区和平稳定,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自卫队不断突破“尺度”

[ 责编:张悦鑫 ]

  日本和平宪法于1946年11月3日正式公布,其中明确禁止了军事力量的建设。然而在过去50多年里,日本一直在推进陆上、空中和海上自卫队武装的建设。特别在最近10年中,日本还利用一切机会将自卫队派往海外,进行练兵与露脸。虽然这种派兵行动比较低调、分散,但次数和范围已经足以引起全球的关注。

  日本自卫队走到海外的名义大致分为4类:维和行动、国际救灾、参与反恐以及战后重建。根据最初的原则,日本自卫队参加国际维和行动,只能是在纷争当事方达成停战协议的情况下进行。但是,现在即便当事方未达成停战协议,日本也已派遣自卫队了。2013年10月,日本政府决定把当月到期的陆上自卫队在南苏丹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的期限延长1年。为配合陆上自卫队活动地区的扩大,日本政府还决定把实施计划中规定的派遣自卫队人数上限,从370人提高到410人。这并不是自卫队首次延长维和行动的期限。2012年1月,日本政府决定分别将自卫队参加海地、戈兰高地的维和行动期限延长1年和半年。2010年1月,海地发生大地震,日本向海地派遣了由约350人组成的维和部队。1996年2月起,日本向戈兰高地的联合国部队派遣自卫队,多次延长自卫队参加维和行动期限。

  对于自卫队积极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安倍晋三曾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称:“如今,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仅凭借本国力量独立维护和平与安全。”他以此为由,表示日本将更加积极地参加联合国的集体安全防卫行动。观察人士注意到,日本自卫队近年来积极参与联合国的各项行动,一方面意在树立正面形象,二是通过各种动作,突破二战后国际社会对于日本军事力量的限制,并提升武装力量的海外军事能力。

  在这样的目的下,自卫队员在海外使用武器的范围也一步步扩大。最早,自卫队员只有在守护本人及现场队员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武器。1998年,该规定变为现场指挥官一旦下令,自卫队就可以使用武器。2001年,自卫队员使用武器的范围又被扩大。保护现场联合国工作人员及民众的情况下,自卫队员也可以使用武器。此后,在保护自卫队军事设备及车辆的情况下,自卫队员也被允许使用武器。渐渐地,为“保护现场以外的联合国工作人员及民众”,自卫队员也可前往涉事地区开火。2003年,日本政府甚至试图将自卫队使用武器范围扩大到“打击海外犯罪集团”。

  令外界印象深刻的是,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日本进一步扩大自卫队活动范围,以“当地武装集团发起枪击与恐怖袭击”为名,向这一地区派遣自卫队。这是二战结束后,日本军队首度向战区出兵。日本安保政策的变化从此时起备受关注。

  派兵伊拉克在日本国内一直备受争议。批评人士认为,此举违背了和平宪法。据防卫省称,陆上自卫队在2004至2006年间共向伊拉克派遣了约5500人、航空自卫队共派遣了约3600人。陆上自卫队主要在伊南部穆萨纳省开展医疗支援、道路修复,航空自卫队则以邻国科威特为基地负责将美军士兵和物资运往伊拉克。2004年,3名日本平民在伊拉克遭到当地武装分子绑架。绑架者要求日本自卫队撤出伊拉克,否则将杀死人质。绑架事件曾令小泉纯一郎政府一度陷入了政治危机。

  如今,日本自卫队仍在孜孜不倦地利用一切机会走向海外。2013年11月,台风“海燕”重创菲律宾后,自卫队派遣了3艘军舰、超过1000名自卫队员的救援队,同时调配10架运输机在日菲之间运送物资。这是自卫队迄今为止进行的最大规模海外行动。

  周密设计的“废宪”计划

  目前,日本政府早已不满足自卫队在海外锤炼,如何让自卫队变成真正的“日军”,成为当前安倍政府的重中之重。据韩国《中央日报》5月17日报道,安倍在15日的记者会上企图最大限度地刺激日本国民的感情,他还破例使用贴图板,描绘了一副朝鲜半岛发生战争时,在韩日本国民乘坐美国军舰逃难未果的的画面,用来强调如果日本没有集体自卫权,敌人(朝鲜)攻击美国军舰时,日本人只能坐而待毙。

  据报道,安倍曾退回工作团队制作的贴图板,原因是图中坐在船上的母亲和婴儿,以及从身后紧紧抱着母亲的孩子画得太小。安倍最后甚至委托民间设计公司制作这副贴图,直到记者会举行前才“最终弄妥”。画面中,母子三人画得很大,占据整幅图的中心位置。朝日电视台报道称,安倍曾对身边亲信说“将这幅画展示出来,就不会再有人反对了”。

  所谓集体自卫权,国际上对其定义是:当本国以及与本国关系密切的其他国家遭到武力攻击时,即使本国没有受到直接攻击,也有将此视为是攻击本国并进行武力反击的权利。如A国和B国是亲密盟友,而B国遭到C国的武力攻击,虽然C国没有直接武力攻击A国,但A国同样可以对C国进行武力反击。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规定,主权国家都拥有单独或者集体自卫的固有权利。但根据日本宪法第9条规定,日本实行放弃战争、不维持武力、不拥有宣战权,明确禁止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以往,日本历届政府都沿袭了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

  不过,对安倍来说,解禁自卫权却是其终生追求的目标。安倍在2007年担任首相时曾组建咨询机构,谋求集体自卫权,但最终因辞职而泡汤。2012年末安倍重新执政后推出“安倍经济学”,他在通过主打经济牌获得高支持率的背景下,开始极力推动修改和平宪法。但在2013年7月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修宪派未能达到宪法所规定的修宪条件,使得安倍修宪意图暂时搁浅了。然而,解禁集体自卫权可以绕开复杂的修宪程序,通过变更宪法解释来实现。因此,安倍现将这个问题作为突破口。

  《朝鲜日报》报道称,安倍以“积极的和平主义”为名义,开始在安保军事领域扩展日本的活动空间,他的路线是:创设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推出《特别秘密保护法》——废弃禁止武器出口三原则;如果说迄今为止,之前的动作只是热身,那么从解禁集体自卫权开始,则可以被视为动摇和平宪法基础的重大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