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据日本《读卖新闻》12月10日报道,日本政府打算将2011财年开始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所定额度提高1万亿日元左右,增至约24.5万亿日元。

图片 1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  资料图:日本自卫队夺岛演习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日媒称,关于2014财年开始的5年间日本军费总额正在进入最终论证阶段。此前,“中期防”总额已经连续两期削减。为了应对严峻的安全形势,日本政府认为有必要增加防卫预算。2014财年的防卫预算也将连续第二年增加。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日媒称,“中期防”与《防卫计划大纲》同期制订,并将分年度规定舰船、飞机等装备的采购计划及所需预算。迄今为止,日本政府制订过6次“中期防”,其中2001财年开始的“中期防”额度最高,达到25.16万亿日元。

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与安倍上场前的二〇一二财政年度4.7138万亿美元防范预算比较,二零一六财政年度的守护预算也将接连第二年净增。  日本国会众议院27日通过总额97.4547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12日元)的2017财年政府预算案。其中,防卫预算连续第5年增长,为创纪录的5.1251万亿日元,与2016财年防卫预算相比,增加了710亿日元,增幅1.4%。实际上,连年上涨的日本防卫预算背后至少隐藏着三个不可明说的秘密。

报道称,除了增加预算外,日本政府还将削减坦克等地面力量,将资源集中于海空力量。考虑到“防卫”钓鱼岛的需要,在购买“宙斯盾”舰、预警机、加油机的同时,还将充实两栖作战部队。

  第一大秘密是“瞒天过海”,日本政府通过“补充预算”等手法,年度实际防卫开支远远超过一年一度政府预算案的表面数字。

文章称,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加强建设海洋强国,其军费在过去10年间增长了4倍,军备扩张正在快速进行。

  日本众议院通过2017财年政府预算案约一个月前,日本国会1月31日通过了2016财年第三次补充预算案,其中防卫费为1706亿日元。由于第三次补充预算案的执行大多也发生在2017年度,意味着本年度日本实际防卫开支为5.2957万亿日元。这样一来,与安倍上台前的2012财年4.7138万亿日元防卫预算相比,2017财年防卫支出实际增长约12%。

  通过“补充预算”变相增加防卫开支,几乎成了安倍政府的一种套路。例如,2016年8月,日本政府通过2016财年第二次补充预算案,其中防卫费新列支461亿日元,主要用于提高日本自卫队的预警监视、兵力投放、导弹防御能力等。

  安倍政府采取这种手法,一方面旨在掩人耳目,人为压低日本军费增长“数字”,避免引发国内反弹和海外瞩目;另一方面是受限于现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2014-2018财年)设定的总额约24.7万亿日元的5年期防卫经费额度。根据这一计划,日本年均防卫经费将不超过0.8%。

  但按安倍政府这些年的防卫费扩张趋势看,到2018财年肯定将突破这一额度限制。日本媒体近期报道,为了适应新的需要,日本政府正在考虑提前修改2013年版防卫计划大纲,今年6月将在防卫省设立专门机构,正式开始修订现行大纲的工作,并将基于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制定新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

  日本一些智库机构也为提前修改防卫计划大纲和大幅增加防卫费造势。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领衔的“世界和平研究所”今年1月份发布报告建议:安倍政府应提前修改2013年制定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和防卫计划大纲;提高防卫开支,将防卫费与GDP之比从现在的不到1%上调至1.2%以上。

  第二大秘密是迎合被称为“战争法”的新安保法需要,重点强化“岛屿攻防”能力建设,加大“海外用兵型”的军购力度。

  以2017财年防卫预算案为例,金额庞大的大宗采购项目均体现了上述特点。例如,采购6架F-35战机(880亿日元)、4架“鱼鹰”运输机(391亿日元)、新型潜水艇(728亿日元)、3架C-2运输机(552亿日元)、33辆水陆两栖战车(233亿日元)、“全球鹰”无人机(168亿日元)等。

  第三大秘密是借军购“讨好”美国。日本大宗军购的主要受惠者是美国军工企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月在一次国会听证中表示,日本将配合特朗普政府“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姿态,而购买美国军火也在此列。

  从新的防卫预算看,日本还在加快强化反导系统的步伐,而美国军火商也将是直接受益者。防卫省2月公布的2016财年第三次补充预算概要显示,重点将用于引入升级版的“爱国者”反导系统“PAC-3MSE”、升级“宙斯盾”舰反导能力,以及针对未来反导系统的调研。日本媒体披露,这一调研,主要是论证引入“萨德”系统的可行性。日媒援引防卫省官员的话报道,引入“萨德”将需要开支数千亿日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