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美国空军曾最初计划购进132架B-2轰炸机,美国每年的常规国防预算大致保持在4000~6000亿美元

据彭博社网站12月7日报道,美国空军计划采购的100架新型远程轰炸机的总成本可能高达810亿美元,比原来550亿美元的预计价格高出47%以上。美国空军最初估计的每架飞机5.5亿美元的成本,是以2010年的美元币值为基础计算的,而且这仅仅是这种至少10年内不会部署的轰炸机的生产成本。据三位国防分析人士计算,如果把研发成本计算在内,这种轰炸机以2013年的美元币值计算每架成本将高达8.1亿美元。

图片 1

报道称,未来9年,五角大楼将需要把预算缩减5000亿美元,在美国国防预算不断减少的情况下,这种新型轰炸机的成本将招致严格的审查。由于新轰炸机将要取代的B-2隐形轰炸机和F-35战斗机的成本都曾比最初的预算激增,空军的记录也正受到质疑。现在正在生产的F-35战斗机已成为美国最昂贵的武器系统。

一年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国会提交了《2017财年国防预算申请》,总额为5905亿美元,其中包括常规国防预算5239亿、海外应急作战预算588亿和强制性法定预算78亿。

报道称,美国空军曾最初计划购进132架B-2轰炸机,以1991年的币值计算,每架成本约为5.71亿美元。后来在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成本不断提升,老布什政府把计划购进的轰炸机数量削减到了20架。最终,每架B-2轰炸机的成本大约为22亿美元,是原来的4倍,而且在其开发阶段整个计划都是高度保密的。

与2016年最终落实的预算相比,2017年的常规国防预算增加了22亿美元。在这份预算申请中,美国国防部还提出了未来5年的预算申请。

报道指出,目前的F-35战斗机计划的报价是以3912亿美元的总价采购2443架飞机,以目前的美元价格衡量,比2001年预计的成本提高了68%,而且比最初计划采购的数量少了409架。

自2001年911事件以来,美国开始实施全球反恐战略,国防预算逐年增长。从2010年开始,美国逐步撤出阿富汗、伊拉克等局部战场,将战略重心转移至亚太地区,每年国防预算趋于稳定。最新的国防预算结构显示,美军未来将投资发展高技术武器装备,提高军队整体作战能力,重点是以F-35战斗机和B-21下一代远程轰炸机为代表的航空装备。

美国重返亚太后国防预算趋于稳定

从2001年到2017年,美国每年的常规国防预算大致保持在4000~6000亿美元。2010年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太之时,常规国防预算达到峰值,随后开始下降并在最近几年趋于平稳。在此期间,每年的海外应急作战预算明显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态势,其中在20082010年两届政府更替期间,海外应急作战预算达到峰值,约为2000亿美元。2012年,美国国防部决定逐步减少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的海外作战规模后,海外应急作战预算开始逐年减少。

从整体来看,受战争爆发、顶层军事战略与政策的调整、宏观经济形势、政府换届以及《预算控制法案》出台等诸多因素影响,近20年来美国国防预算整体呈现先增长后下降的趋势。未来5年内,国防经费仍将呈现小幅下降态势。

美国长期高度重视国防经费的科学分配和高效管理,投入主要集中在活动与维持、采购、研发和军职人员这四大方面。鉴于美国向来重视军事科学技术的储备,对研发费尤其预研经费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持续投入。另外,战争中装备的消耗、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应用、武器大规模换装以及部分装备进入大修和中修高峰期等因素拉动了装备采购费、活动与维持费的上升。

飞机装备始终是国防预算投资重点

在2017年常规国防预算中,武器系统采办预算为1839亿美元,在2016年落实的预算额基础上增加了64亿美元。其中,科研费为718亿美元,采购费预算为1121亿美元。自2001年以来,武器系统采购费基本保持在常规国防预算的20%左右。

在常规国防预算中,美国国防部将重大国防采办项目划分为9类。从2010年到2017年的预算可以发现,飞机及相关系统、任务保障、造船与海上系统始终是重点投资领域。其中,飞机装备平均每年获得488亿美元投资,仅次于任务保障部分。

在未来5年的预算计划中,主要国防采购项目总预算为3210亿美元。其中,飞机及相关系统占比最大,占到总预算的44%。可见,在全球战略的指导下,美国对航空装备的投资始终保持较大规模。

新型远程轰炸机享有优先权

无论是美国国防部在2012年发布的《维持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国防优先任务》,还是2015年发布的《美国国家军事战略》,都把远程空中力量列为国防投资的重点。这就是说,集情报、监视、侦察及远程打击能力于一身的下一代B-21轰炸机将在美国武器采办目录中享有较高的优先权,而2017年申报的国防预算证明了这一点。

根据美国的战略规划,2018年将按照《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规定,将具备核打击能力的战略轰炸机数量减少至60架。在此背景下,美国空军提前组织研究,确认了空基战略进攻力量存在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并评估了战略轰炸航空兵部队的状况和作战能力。最终结论是,美国必须研发配备新型武器系统的先进隐身战略轰炸机。同时,应采用模块化设计的思想,使其未来能顺利进行升级。2011年2月,美国国防部向国会提交了《空军发展计划》,计划申请20~40亿美元,用于在20112020年期间对未来战略轰炸机的科学研究与设计、试验工作。

在美国国内经济状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仍然启动新型远程轰炸机项目,在经费上是否能够承受呢?参考B-2项目可见一斑。B-2是目前世界上隐身性能最好的轰炸机,但同时也是价格最昂贵的飞机。研制和生产20架B-2耗资448亿美元,其中246亿美元用于研制,202亿美元用于采购,出厂单价达到了13亿美元左右,几乎和建造一艘轻型航母同价。近年来,美国军方一直在宣称潜在对手在防空、反舰、弹道导弹、反卫星和网络战等方面加大投资力度,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力量可能面临新威胁,这将会削弱短程战斗机的作用,而突出了从地平线另一端发动打击的重要性,即强调发展远程轰炸机的现实需求。

衡量军用飞机的经济可承受性的指标有很多,相关经验表明,单机价格与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相对值是一项较适宜的衡量指标。在战斗机型号中,除了F-22A和苏-27外,其他的战斗机价格与人均GDP的比值大致处于1000~3000,这对于可大规模采购的战斗机型号来说,处于经济可承受性指标的合理范围。对于轰炸机来说,该比值的平均值为12346,这是轰炸机项目合理的经济可承受性指标范围。

美国新型轰炸机项目于2011年启动,军方要求其单机价格不能超过5.5亿美元,而2016年最新的估算结果是5.11亿美元。2011年,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为47132美元,经济可承受性指标为10842,低于轰炸机型号的平均值12346。这表明,无论经济状况如何,从采购成本的角度来看,B-21项目仍然是可以承受的。

2016年2月,美国下一代远程轰炸机正式立项,型号编号为B-21。按照美国国防部的说法,该型飞机是美国未来军备发展的重点之一,投资额仅次于F-35。目前,正式的项目经费总概算并未发布。根据美国国防部披露的信息,该项目总投资预计为1000亿美元。

美国预算与战略评估办公室在一份报告中假设了两种轰炸机的方案:一种是载弹量18160kg,装配4台发动机;一种是载弹量9080kg,装配2台发动机。第一种方案将花费440亿美元用于研制和采购,装备数量为50架,单机成本达到8.4亿美元;第二种方案将花费460亿美元,但装备数量可达到100架,单机成本为4.6亿美元。

从作战使用的角度看,减小轰炸机尺寸、增大装备数量是较理想的方案。如果在关岛部署16架B-2轰炸机,每架携带9080kg的GBU-31联合直接攻击弹药,每天能够在西太平洋目标区域打击近180个目标;如果保有80架载弹量为9080kg的新型轰炸机,每天能够在该区域投放488枚GBU-31联合直接攻击弹药。在面临装备先进防空武器的对手时,后一种方案能够容忍更大的作战损失,而且大大增加了美国空军在战争首日的战略目标打击能力。

F-35仍是最大的国防采办项目

从2017年及未来5年预算规划来看,F-35战斗机、B-21远程轰炸机和KC-46A空中加油机是美国航空装备投资的三大重点,其中F-35是重中之重,也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防采办项目。

F-35拥有三种型号,其中F-35B于2015年7月在美国海军陆战队达成初始作战能力,F-35A于2016年8月在美国空军达成IOC,
F-35C预计在2018年8月达成这一目标。截至2016年10月,F-35项目已支出经费1104亿美元,其中国际合作伙伴投资52.1亿美元,除科研费外,还包括14架样机和285架飞机的生产费用。在未来5年预算计划中,F-35项目的经费需求为564.8亿美元,用于继续科研工作和采购404架飞机。按照项目计划,F-35项目预计于2022年完成研制,未来还将投资2095.1亿美元,用于采购计划中剩余的1754架飞机。

按照目前的采购计划,到2037年F-35停止生产时为止,美国每年需要在F-35项目上支出127亿美元。如果按计划执行,美国国防部必须要显著增加国防预算,或者削减其他项目。此外,美国专业机构最近完成了F-35机队运营和保障成本估算,结果超过1万亿美元,美国国防部官员认为这是不可承受的。

F-35项目的工程研制工作始于2001年,研制、试验和试生产并行的策略使得该项目的经费和进度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于2003年、2007年和2010年先后遭遇三次调整,并于2015年重新制定了最新的项目基线。其中,2457架飞机的总采办费用为379亿美元,较2001年最初预计值增长超过60%。单位成本与2001年制定的基线相比几乎翻了一番。

同时,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说法,由于进度的拖延,美国空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在F-35A/B/C三型飞机的科研工作需要额外支出的经费分别为175亿美元、40亿美元和176亿美元,这部分额外支出的391亿美元科研费是最初经费需求中所没有的。

单机成本方面,为了在2019年进入批产阶段之前解决经济可承受的问题,美国国防部为三型飞机的单机成本设定了上限值。与目前小批生产合同定价相比,三型飞机的平均单机成本仍有4100~4900万美元的下降空间。

实际上,从F-35项目在2006年进入小批量生产阶段至今,其单机成本几经起伏,目前三型飞机的成本均已控制在历史最低点。从2016年已经签订的前10批次合同来看,F-35A单机价格从第1批次的2.21亿美元降至第10批次的8960万美元,降幅达60%;F-35B从第2批次的1.61亿美元降至第10批次的9900万美元,降幅达40%;F-35C从第4批次的1.43亿美元降至第10批次的1.14亿美元,降幅约为20%。

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说法,单机成本趋于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人工成本降低和通货膨胀等,自2006年进入小批生产阶段以来,F-35战斗机的单机制造工时正逐渐下降。

作者:张海涛,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