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定新的军力建设陈设时应将第生机勃勃放在美军应对今后威迫的,国防部预算在2008年达到峰点

[据防务新闻网2014年8月7日报道]美国国防部必须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预算现实,如果美国国防部要在严苛的资源约束下打造最好的军事力量,就必须大幅改变构建预算的方式。
国防部普遍认为,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的强制预算削减和“砍肉式”削减方式将给国家安全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因此,国防部努力提出其认为需要的预算,而不是其可能得到的预算。
国防部拒绝接受预算变化的态度将会导致该部门担心的情况成为现实:军事力量不能应对将来的威胁。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砍肉式”削减有其支持者。如果不加区分地对所有预算项目进行削减,这将影响当前的优先项,这些优先项涉及国防部内外的许多利益。而每个大型组织中存在的官僚作风将影响做出决定。
更坏的消息是,国防部面临着双重打击,财政预算被削减只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打击是来自美元购买力的下降。受人事、医疗、运营和维护、以及采办成本上升的综合影响,每一美元所能购买的军事能力将越来越少。
这种双重打击将带来十分巨大的影响。国防部预算在2010年达到峰点,按2013年币值计算超过7000亿美元,其中海外应急作战预算为1750亿美元。
到2021年,依据预算控制法案设定的最高限额,国防部将只能得到5200亿美元,预算下降达21%。
2010-2021年,因为内部成本上升的影响,美元将损失掉15%的购买力。这还是保守估计,据国防部一名前高级官员称,实际值可能达到20%。
这些鲜明的数据表明,美国需要尽可能高效地使用国防资金,以应对未来的威胁,而不是简单地缩小当前军事力量的规模。
认识到这一点,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两年前成立了专门的团队,探索更好地分配可用资源的方式,并发布了“构建2021年可承受的军事”报告。
该报告为可承受的军事提供了一个详细的、多步骤的方法,但首先,必不可少的一步是预算现实主义。这是不容易做到的,必须对国防部的思维方式进行重大调整。
传统上,规划者和战略家制定策略,然后问“需要花多少钱”,而在严酷的预算现实面前,规划者必须问“能用的钱有多少”。这是一个考虑成本约束的方法,对有效利用资源十分重要。
这不能保证2021年的军事能力能够完全满足国家需求,但将使国防部更好地应对即将到来的国防力量萎缩,还有助于降低对国家安全的损害。

以未来军事冲突为牵引,创新军事力量建设规划

每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后,美国政府问责署都将协助新国会和新政府过渡。利用其特殊身份,GAO对美国面临的重大问题、风险及挑战做出深入分析,并提出建议。

  冈津格在报告中称,新版《四年一度防务评审》将受到防务预算削减的压力,各军种也在关注自身如何调整以应对新兴威胁等一系列问题,这都将促使规划者制定出富有创新性的军事力量建设规划,以便帮助国防部在战略和资源之间取得平衡。报告认为,制定新的军事力量建设规划时应将重点放在美军应对未来威胁的“能力组合”之间的平衡,而不是专注于规定部队未来20年规模的大小。“能力组合为先”的路线有助于开发美军保持竞争优势的新能力,美军不需要继续维持仅适用于以往冲突的那些能力和军事力量。
  报告提出了以下几点指导原则,以期帮本文由论文联盟
  明确军事任务领域的优先事项
  检验军事力量建设规划的最重要方式之一是看军事力量建设规划是否有助于国防部将其战略指南转化为资源优先配置。即将发布的新版《四年一度防务评审》提供了明确各军种降低风险、保持当前风险程度或增加风险的具体任务和能力领域的契机,而不是简单地对现有规划政策补充新的需求。美军应关注在各领域面临的新兴挑战,发展能在各类环境中运用的各种能力,更好地为美军进行定位,以期在某地区出现危机之前遏制危机。尽管美军仍需准备威慑和击败侵略者,但与过去20年相比,现在发生跨境侵略等突发事件的可能性极小,在国防部的评估中就可进一步削减主要为打赢传统跨境侵略战争而定位的地面部队和能力的需求,从中释放出相关资源并重新分配。
  根据未来需求规划军事力量
  国防部首先应将新版《四年一度防务评审》的军事力量建设规划朝着获取美军“能力合理组合”的方向引导,然后再根据可获得的预算决定未来军事力量结构和整体规模。简言之,在试图计算出需求数量之前,国防部应首先了解未来需要什么。
  制定前瞻性规划方案
  国防部应为规划方案提出基于现实世界诸多挑战的假设,使之能够体现空中、陆上、海上、太空以及网电空间作战域日益凸显的特质。如果规划想定不切实际、或仅是有利于己方的冲突环境,那么方案用处不大。
  新的规划方案要对某些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寻求对美军实施区域拒止并让美军付出不成比例代价的问题提出应对措施。应该预见到,无论未来军事行动发生在何地,美军都会面临精确制导武器大规模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拥有制导武器的非国家行为体等的挑战,
  新的军事力量建设规划还应明确:在与拥有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军事强国或者领土并非其重心的小规模非正规敌军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击败敌军、推翻敌对政权或占领敌国等传统概念上的决定性胜利意义甚微;更切实际的目的包括投送美军以支持战区战役战略,阻止敌军实现其战略目标,并迫敌在有利于美国的条件下终止敌对状态。
  提出促进变革的新作战概念
  实现国家安全目标的国防战略需要军事作战概念的支持,而防务项目则为执行军事作战概念提供相应的能力。为应对美国核心利益面临的各种新兴威胁与挑战,制定富有创新性的联合军事作战概念,是美国未来军事力量建设规划的关键步骤。
  如今,美军面临比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规模更大、形态迥异的诸多挑战,这些新兴挑战将会对美国未来的军事力量投送构成严重威胁,而国防部却并未针对这些挑战提出新的、成熟的作战概念与学说,以此促进军事力量建设或防务项目的重大调整则更是无从谈起。
  保持遏制多个侵略者实现其目标的能力
  美军应有能力做到在重大冲突期间阻止更多入侵者实现其战略目标或者

国防部概况

美国国防部的任务是保护美国领土免受攻击,并确保海外利益的安全。国防部2009财年获得大约5120亿美元的财政拨款,过去几年共获得约807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海外军事活动。

就其规模和任务而言,美国国防部还是世界上最大、最复杂的机构。与此同时,国防部面临许多管理上的挑战和许多潜在的财政压力,以满足目前安全环境和未来威胁的需求并在组织内部实现效率最大化。

总的来说,由于规划上的过于乐观和投资决策制定上战略方法的缺乏,国防部在项目和预算上仍旧存在配合不当的问题。结果,国防部利用可用资金开展了过多项目,经常导致项目不稳定、大成本项目启动和项目终止。

国防部花费数十亿美元维持关键的业务活动,以支持战士、财政、供应链、支撑设施,以及武器系统采办。国防部的高级管理层已经建立一个委员会用于转变业务活动,并启动多项改革以解决长期存在的弱点和关键的效率低下问题。GAO在报告中列举了国防部业务活动中的八个高风险领域。

1.发展经济可承受的计划和预算以完成任务

由于美国财政失衡,美国国防部要支持正进行的军事活动,应对未来的威胁,就将面临资源需求方面的竞争。由于国防部规划、预算方法上的限制,国防部在优先需求和制定切实计划、预算上面临多个挑战。国防部需要采取切实行动改进制定规划和预算的方法。

2.重建近期就绪度及转型能力以应对未来威胁

开发一套经济可承受的计划,确保美国军队在现在和未来都已经准备好执行本土和海外任务,这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关键。

3.设定美国军队的规模并妥善组织以满足国家安全需求

尽管美国国防部已采取措施解决短期作战需求,但尚未确定如何应对重新制定规模的长期挑战。

4.管理武器系统项目

自1990年以来,GAO一直将国防部的重大武器系统采办的管理评定为一个高风险领域。美国国会和国防部一直在探索改进采办成果的方法,但收效甚微。

国防部采办成果的全面改进需要在需求、资金和采办系统上进行基本转变。这包括通过制定更好的决策,保证项目投资的恰当结合;确保启动的项目在执行时实现需求和资源的切合;确保项目的执行基于知识,并确保项目管理人对项目执行负责。

5.发展有具有成本效益的支付和补偿战略

为完成任务,国防部必须征募、保持、发展、激励一支高质、多样化、足够规模的武装力量。此外,补偿制是军事力量征募和保持的重要工具,特别是在美国频繁的军事作战期间。

6.转型业务活动

国防部是世界上最大、最复杂的组织机构之一。在美国军队战斗效力空前的同时,国防部对正在进行的业务活动的管理却未如此有效,因此造成大量浪费和效率低下。这对任务的执行造成不利影响,并增加了项目中的欺骗、浪费、滥用、疏于管理的可能性。

7.改善在役军人和退役军人的卫生保健

国防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面临满足伊战和阿战在役军人和退役军人卫生保健和疾病评估的需求。到目前为止,共有超过3万在役军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受伤,超过80万在役军人退役并符合VA的照顾条件。

8.稳定区域冲突

自2003年以来,GAO发布了170多份关于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以及其他地区冲突的报告,报告主题涵盖美国军队策划反暴行项目的成熟度、以及道路和输油管道建设的进展。美国一直致力于增强国际和平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